TOP

狼牙连
2022-08-02 16:59:23 来源: 作者:致远小学四年级杨傅麟 【 】 浏览:346次 评论:1

  目录

  1.突击敌军

  2.深入敌后

  3.魔鬼训练

  4.孤岛生存

  5.教官的阴谋

  6.排雷

  7.骗局

  8.消灭海盗

  9.放假不放松

  10.跨国反恐

 

 

  1.突击敌军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敌方军营的篝火已经熄灭。这是一只相当狡猾的贩毒团伙,解放军几次抓捕都失败了。这一次绝对不能再让他逃掉。远处的丛林,一杆M24已经就位,瞄准镜后面有一对如同尖刀般的眼神,死死地锁定着哨兵。他就是张凯乐,代号狼爪,是一名狙击手,他旁边的观察手叫李博南,性格开朗,但此时的他一言不发。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特别紧张,生怕出什么妖蛾子。

  “狼爪,狼爪!这里是狼牙一号,准备突击,三、二、一!”“砰!”一发子弹从枪膛射出,正中哨兵眉心。听到枪声,敌人拿着武器就冲了出来。狼爪眼疾手快直接击倒一名敌军。狼牙二号往敌人营地扔出一个闪光弹,随着一阵强光,敌人全部失明了,成了无头苍蝇。大家一拥而上,把贩毒团伙给俘虏了。

 

  2.深入敌后

  这只小队就是大名鼎鼎的狼牙小队,这只队伍是由全国军区选拨赛中选出的五名少年,他们个个精英中的精英,一个比一个厉害。今天,他们又接到一个任务,那就是深入到敌军后方,切断敌军补给线。

  一阵收拾之后,他们坐上了运输机飞往指定地点。意外发生了,一枚“毒刺”防空导弹击中了运输机的机翼,引擎起火了。“赶紧跳伞!”队长杨天一大喊。大家一个接一个跳出机舱,可下面的敌军开始疯狂射击伞兵。“快散开!”王小陈惊慌失措地喊道。“我的伞绳断了!”张凯乐喊道。“打开备用伞!”杨天一用尽最后一点儿力气喊道。小队终于全落地了,“李博南!你腿部中弹了!”李海乐说。“难怪腿刚才那么痛,原来是中弹了。”“赶紧搞好!我们得马上出发!”杨天一说着,就丢给他一卷绷带和一瓶消毒水。

  “砰!”附近突然响起了一阵枪声,“不好!快撤!”杨天一说。李海乐扶着李博南,大家躲到了一片茂密的芦苇丛里。接着,又转移到补给线旁边的大树上躲起来。“狼牙一号!这里是狼牙三号!发现补给车队,离你们还有十公里。三辆货车位于中间,两辆装甲车在前后,完毕!”听完报告,杨天一直接在路上埋了两枚反坦克地雷,又在栏杆上绑了C4炸药包,够敌人喝一壶。

  一切布置好之后,远处就传来车子的轰鸣声。车队进入地雷区,“轰”的一声,第一辆装甲车被炸没了。杨天一按下按钮,整个车队就这样没了。

 

  3.魔鬼训练

  刚一进军营,还没喝口水又被叫上车,带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坐了一路的车,终于到了地。一下车,大家就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这里居然是大海边!这时,已经是傍晚,天边的晚霞红红的,很是漂亮。晚风吹在脸上,凉快极了。

  “怎么样?很美吧?”教官林曹严问道。“教官?我们难道要在这里训练?”李博南那个瘸腿,一蹦一跳地跑到教官身边问。“是的!”教官简短地说。“我们住哪儿?到哪吃饭啊?我要饿死了!”狼牙4号那个胖子又饿了。“海边不都是吃的吗?”教官不怀好意地说。“啥!那我们住哪?”杨天一下巴都掉到地上了。“海边啊!”“再不去抓,就退潮了。”大家一听,赶紧往海边跑。

  杨天一用眼睛在沙滩上搜索着气泡,果然,没过一会儿,杨天一就发现有一处地方冒出大量气泡。杨天一就像看见了救星一样,两眼放光,飞一般地跑到冒气泡的地方,疯狂手扒沙子。过了一会儿,沙中露出了一个跟螃蟹腿似的东西。杨天一用力一拔,一只面包蟹被拔了出来。“今晚有饱饭啦!”说完,就拐着面包蟹高高兴兴地去集合点。

  到了集合点,一看大家都各有收获。有的抓到了鱼,有的也抓到螃蟹。只有那个李博南最可怜,只抓到了一条小鱼苗,现在那只鱼苗已经干掉了,成了小鱼干。教官却坐在地上吃着牛肉,“教官,你能吃完吗?要是不能,分我一点儿。”李博南问。“多谢好意,不过,我不需要。”大家这才想起来要吃晚饭呢,纷纷把食物放到火上烤。只有李博南怏怏不乐地吃掉了小鱼干。

  杨天一看了,便默默地拿出小刀,把面包蟹从中间划开,一分为二,给了李博南一半。李博南看了看问:“你够吃吗?”“你这是什么话,以后我们都是战友了,还在乎这点儿?”大家见了,也纷纷给李博南一些吃的。“谢谢你们!”“谢什么谢!”“就是,就是!”这一切都被林曹严看在眼里,他满意地点了点头。

  第二天上午,林教官把他们集合在一起之后,说:“所有人向右转,起步走。现在所有人跳进海里,游到100米外的船上,听明白了没有!”刚说完,杨天一就举起了手:“报告。”“说!”“报告教官!我们都没学过游泳啊!”“哪来那么多废话,快走!”说完,就一脚把杨天一踢进了海里。其他人看了,吓得赶紧逃进了海里。可是他们都是旱鸭子,哪里会游泳。在海里一会儿浮一会儿沉,李博南因为个子最小,都不见了踪影。

  经过半个小时的折腾,他们终于没有去地府陪阎王喝美味解渴的孟婆汤。到了岸上,大家并排躺在沙滩,享受着午后的阳光。但他们不知道的是,这才只是这次魔鬼训练一小部分。迎接他们的将是一场更加恐怖的、让人毛骨悚然地训练,而且会是终生难忘地训练。

 

  4.孤岛生存

  经过一个星期的生存训练,狼牙小队的成员已经完全懂得怎样在海边生存。林曹严决定试试这帮小屁孩的实力。于是,就把狼牙小队送到了一处荒岛上。“你们将在这片没有人烟的岛上生存整整七天,然后从距离这里1公里的地方自己回来,有没有信心?”“有!”大家齐声喊道。那气势就像孙悟空的金箍棒在不断变大,好像要把天桶个大窟窿似的。

  他们坐上直升飞机,可飞行员却让少年们在距离荒岛100米的地方让他们跳下去。“林教官可真是只冷血动物。”张凯乐打趣道。“也挺好的,你看这海水多漂亮。在里面游泳,肯定很不错!”李博南的腿已经好了,他那张嘴又开始没完没了地讲话。“说的倒也是!走吧,兄弟们!”杨天一说完,就带头跳进了海里,大家也一个接一个地跳下了飞机。

  经过一会儿的自由游,大家终于登陆。可李海乐和李博南还没上岸。“小心!那有鲨鱼!”张凯乐大惊失措,李博南回头看了眼,然后不屑地说:“笨蛋!那不是鲨鱼,是海豚,鲨鱼鳍是弯的,海豚鳍是直的。”“哦!”张凯乐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那海豚为什么会来呢?”张凯乐故意转移话题。“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李博南故作神秘地说。海豚离李博南越来越近,而李博南却对李海乐说:“别游了!一会儿有顺风车。”李海乐也不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李博南到底在耍什么花招。海豚在他俩的脚下转来转去,一只海豚突然驮着他俩往岛上游。“你这顺风车可真快!”“我李博南是谁啊?怎么可能会骗人呢!”

  这是一座并不是太大的海岛,有一片小树林,树林里有一小片淡水湖水的问题已经解决了,下面就是吃、住的问题还没解决。“张凯乐!你去做个小榾子,李海乐你去生火,李博南你去海边找吃的,我和王小陈看看这岛上有什么可用资源,听明白了吗?”“明白了!”说完,杨天一就让王小陈到小山上去看看,自己则在下面走走。

  杨天一在岛上走的时候,意外发现了一片椰子林。杨天一高兴坏了,平常都没有椰子喝,今天终于有椰子喝了。他立刻爬上树,为每人都摘了一个椰子,就高高兴兴地跑了回来。回去居然发现李博南什么东西都没抓到,看来中午只能吃椰子了。王小陈居然拿回来几个鸟蛋,可没锅,怎么烧阿?“来,吃椰子吧!”杨天一说。“好吧,要是有锅的话,我们就可以吃煎蛋了。”王小陈有点失落。“没关系,只要有饭吃就可以了。”大家吃完杨天一的椰子,已经12点了。太阳特别热,害得狼牙小队的人只好躲到小树林休息。

  七天的时间过得可真快,可教官怎么还没来接他们呢?正当在疑惑时,一个大木箱漂了过来。他们打开一看,里面全都是武器。可都不是好枪,全是AK47和一把莫西郎干。“这都什么枪啊?”杨天一问道。可是一架直升机就把他们接走了,狼牙小队就这样又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

 

  5.教官的阴谋

  他们被直升机带到了一片树林里,他们拿着AK47小心地一步一步走进雨林。“哎!”“怎么了?”杨天一被李博南吓了一跳。“你不觉得过有点不对劲?”杨天一被搞得一头雾水,李博南并没有回答,只是拿起一块石头往前一扔。石头落地时,已经成了好几半。“这……”杨天一嘴巴一下子张得老大。“没错,敌人用纳米喷雾把激光隐藏起来,我们差点就要丧命了。”“这里有一个这个,肯定还会有更多这个,我们一定得小心!”“是!”

  正当在密林里穿行的时候,敌人向他们疯狂开枪。他们吓得赶紧趴下,被打得没有一点儿还手之力。正当他们快要绝望的时候,枪声突然停止,林教官从不远处站了起来,“你们一群小屁孩,有枪还不知道反击,真是一群菜鸟!”说完,就把少年们带回了军营,继续训练。

 

  6.排雷

  经过在军营里两个月的训练,他们已经懂得了一些特种战术。今天,又到了检验他们的日子。今天,教官让他们在一条埋满地雷的路上排雷。少年们的任务就是把这条路上所有的地雷全部排掉。

  他们穿上排雷服,慢慢地走进雷区。王小陈拿着探雷器,走在最前面。探雷器突然“嘀嘀”地响,一听到这个声音,王小陈立刻停下脚步,在周围进一步确定位置。位置确定好之后,王小陈从背后拿出小旗插在地雷上面。杨天一他们就走到地雷前,一起排雷。杨天一负责扒土,李博南负责取下地雷外壳,李海乐负责剪电线,张凯乐负责警戒。大家就这样齐心协力,把第一个地雷给排掉了。

  正当他们一起跟在王小陈后面时,杨天一却踩到了地雷。杨天一吓得整个人都僵住了,因为他心里清楚,只要再动一下,他就会命归黄泉。“被地雷炸死了,就会被淘汰出队!”林教官又冷不丁说了这么一句话。杨天一的心都凉透了,无数可怕的画面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万一他要被炸死了,他就得离开狼牙小队,他会被所有人说成失败者。杨天一感到前途迷茫,但他脑子里有一个声音一直在说,“杨天一,不能放弃,不能放弃!”杨天一咬咬牙,心里有股热血在沸腾,“拼了!”杨天一大喊,一跃而起。正当他以为要阵亡了的时候,他居然没有死,地雷也没有爆炸。“哑……哑弹?”杨天一有点懵。“恭喜你,踩到的只是哑弹,但下面你们将真枪实弹地跟恐怖分子干上一架,祝你们好运!”

 

  7.骗局

  狼牙小队全副武装之后,便坐上直升机飞走了。到达指定位置之后,狼牙小队下了飞机,开始打量四周。这里是一个大商场,李博南拿出无人机,把它放了出去。通过无人机传回来的画面,恐怖分子在四楼一间仓库里看着人质。可无人机还没飞回来,“砰”的一声就被打碎了。“我的蓝小飞!”李博南大喊。“小声一点!”杨天一对李博南投去责怪的目光。“不过说来也怪,无人机是被谁打掉了呢?”王小陈问。“从刚才的枪声来听,应该是一起狙击枪,而且狙击手在制高点!”张凯乐分析道。这应该就是狙击手之间的某种联系吧?

  “我们现在知道了人质的位置,但一到三楼我们根本不知道有什么。而且我们现在还被一名狙击手给盯上了,简直就是寸步难行啊!”李海乐说。“有了!”李博南这一声差点儿把大家吓死,“你说话能不能不要一惊一乍的,跟个弹簧似的!”杨天一忙劝道。“你们看,这是什么?”李博南神秘地从背包里拿出一样东西,大家赶紧把头耸上去,想一看究竟。“烟花!”大家从嘴里同时喊出了这两个字。没错,真是烟花。

  此时,在不远处的一幢高楼上,一名代号“眼镜蛇”的狙击手正用一把VSS瞄准着狼牙小队。一个火球忽然蹿到跟高楼一样的位置,一下子炸开。眼镜蛇不得不用双手护住头部,烟花放完之后,眼镜蛇再往下看的时候,狼牙小队早就无影无踪了。眼镜蛇用手狠狠地砸向地面,然后拿起对讲机:“毒蝎!毒蝎!这里是眼镜蛇,那班小鬼已经从我的手里逃走了,下面就看你的了!”“毒蝎收到!”一个冷酷无情的声音从对讲机传来。

  狼牙小队此时已经转移到商场一楼,一楼并没有敌人,他们在一楼里走了走,观察一下地形以便撤离。李博南也没闲着,跑到零食区拿起一包薯片,撕开包装袋,就往嘴里送。馋嘴的王小陈也跑了过来,也拿起一包就要吃。“别吃,里面有毒!”一个人头喊。“谁?谁在那里?”王小陈和李博南吓得手里的薯片掉了一地。一个人从暗处走了出来,他俩这才看清,原来是一个美若天仙的小姑娘。王小陈和李博南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个女生,“你好,我叫王小陈,重33斤,身高154厘米。你呢?”“我叫艾微!”

  这时,杨天一他们也跑了过来,“她是谁?”杨天一问。“她叫艾微!我们刚认识的新朋友。”李博南抢着说。“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张凯乐问。“当时恐怖分子来的时候,大家都惊慌失措往上跑、我跟妈妈走散了,就躲到了桌底了!”“如果是这样,那我就可以告诉你,你说谎了!”张凯乐说完,就从腰间拔出手枪,对准艾微。“你这是干嘛?”李博南赶紧把艾微护在身后。“你快让开!”“我不让!”“快让开!”“我就不让”“咔”的一声,张凯乐已经把手枪上了弹。

  见局势越来越紧张,艾微一下子哭了起来,“呜呜……”“你怎么了?”李博南关心地问。“我的确说谎了,可是恐怖分子说,如果不按他们说的做,就把我的最好同学都杀了。我是万不得已才说谎的!呜呜!”“你看,我说的没错吧!”张凯乐得意地说。“人家艾微不还是被逼无奈?”李博南反驳道。“就是!就是!”王小陈在一旁附和道。“哼,不想理你们两个这个好色的家伙。”张凯乐的嘴上功夫绝不输给李博南。

  “你们别吵了!”杨天一及时阻止了这场口水仗,“艾微!恐怖分子让你干什么?”杨天一问。“他们让我把你们带到二楼天台,然后把你们锁在天台,让天台的人把你们杀死!”艾微用颤抖的声音回答。“那这里的人质是真的还是假的?”“都是假的,这里其实是个大骗局!”“什么?”大家不敢相信地喊出了这句话。

 

  8.又是骗局

  狼牙小队知道这是一场骗局之后,便带着艾微回了军营。经过艾微的讲解,大家终于锁定了这只恐怖分子。而且据调查,他们不仅是恐怖分子,还是一只海盗。之前劫持过美国、英国、.中国的商船,气焰极其嚣张。正当狼牙小队一筹莫展的时候,一名通信员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报告!接到中藉商船求救,他们被一只海盗劫持了!”“好!全员出动!”杨天一带着其他队友立刻出动,只留两名卫兵把守门口和在房间里的艾微。

  可等他们到了的时候,海盗已经走了,船的一侧写着:“后会有期!小鬼!”“可恶,又让他们跑了。”李海乐那个急性子说。“咱们还是上去看看有没有伤亡吧!”王小陈提议道。“好吧!”说完,他们就登上了商船上。

  船上并没有一个人受伤,杨天一让大家去看看有没有残留的恐怖分子,自己则到驾驶室里。所有船员都在驾驶里,桌子上有一张纸条,上面还有一把匕首。杨天一拿起匕首仔细打量起来,匕首上刻了一只毒蝎。他又拿起纸条,上面是这样写的:“你肯定想不通我们怎么会知道你们来的?很简单,那个艾微是变色龙的人扮演的。不过,友情提醒,你们的基地着火了!”看到这里,杨天一的心咯噔一下,立刻带着所有人往基地赶。

  等到他们到基地时,便看到很多消防员在救火,大火正在慢慢地吞噬整个基地。李博南和王小陈赶紧往被救出的人里张望,好像在寻找谁。“你们俩找谁呢?”杨天一问。“艾微呢?艾微怎么不见了?”李博南问。“艾微是假的,不信你自己看!”杨天一说完,就把那封信给李博南看了看,又不敢相信地再看了一遍,“怎么会是他?”李博南用不敢相信的语气说。“你说的是谁啊?”杨天一好奇地问。“变色龙。”李博南说,“你在现场还有没有发现什么?”“有啊!还有这个毒蝎子图案的匕首。”“这就对了!我们现在应该在跟全世界最强的恐怖分子金龙恐怖分子进行交手!”“啊?金龙恐怖分子那不是曾袭击过美国白宫的恐怖分子吗?”“没错!”

 

  9.放假不放松

  由于最近的事太多,上级决定让狼牙小队所有成员放假七天,金龙恐怖分子这件事就先交给猛虎小队。杨天一向张小福介绍了一些重要事情,就收拾了一些行李,就回家了。

  杨天一的妈妈一听儿子要回来,立马买了去泰国的机票。杨天一一到家,妈妈就赶紧跑过去问这问那。姥姥一听说外孙要回来,从老家赶了过来,为外孙烧了一大桌外孙爱吃的饭菜。杨天一从军营里回到家里还真不习惯,妈妈告诉杨天一,他们下午就坐飞机去泰国玩,一定让他好好放松一下。“天一啊!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爸爸问。“是金龙恐怖分子,每次都差一点点就能抓住他们,可每次都没抓到!”杨天一闷闷不乐地说。“没关系,你这次回来就是放松,别把那些事情记心上,去泰国好好享受一下生活吧!”妈妈安慰说。

  吃完午饭,全家人收拾了一些生活用品就出发去机场了。到了机场,杨天一突然有些尿急,赶紧捂着裤子往男厕所赶。他一个不留神,跟一个人撞了个满怀。他的手正好碰到那个人的口袋,他的手好像摸到那个人的口袋里好像有一把手枪。等他上完厕所去找家人的时候,发现刚才那个黑衣人居然站在自己家后面,他也要去泰国。杨天一心想:我必须得小心这个人。

  到了泰国之后,杨天一发现那个黑衣人拦了一辆出租车。杨天一跑过去想听听地址,可黑衣人并没有说话,出租车司机就带着他走了。杨天一想:这人一定不简单。于是,跟爸爸说:“爸爸,我想去其他地方玩,先走了!”杨天一说完,就拦了辆出租车,“师傅,跟着前面那辆车!”“All right!”出租车司机用不熟悉练的英语回答道,然后就一脚油门“飞”了出去。那辆出租车开到一处酒吧,然后停了下来,杨天一赶紧让司机靠边停。

  可他还没走到酒吧门前,就被一只手拉到了角落。杨天一仔细看了看这人,这不是林教官吗?“教官!我都来泰国放假了,你还找我训练啊?”杨天一问。“小声点,猛虎小队把飞禽小队也找了过去,他们抓到了个人。据那人说,金龙恐怖分子的老巢就在泰国。而且泰国政府已经同意我方作战人员进入泰国境内。”说完,就丢给杨天一一把手枪,“你撞门,我打头阵!”林教官说。

  他们来到门前,杨天一用肩 膀狠狠地撞门。门一下开了,林教官带着杨天一冲进了房间。但房间里却空无一人,桌上只有一袋袋毒品。“可恶!又让他们跑了!”杨天一狠狠一跺脚,脚下的地板却是空的。他们一起小心地扒开地板,一条密道!他们探头探脑地往洞里看,“那边有一节梯子!”杨天一眼尖,发现墙边靠着一把梯子。

  林教官从背包里掏出手电筒,往下一照,“哇!”杨天一情不自禁地发出了感叹声。这是一条很深的地道。“这样吧,杨天一,你先回去,跟你的爸爸妈妈去游玩,但时刻要小心你身边的人,因为你的身份已经暴露了,敌人肯定会想方设法干掉你!”林教官安排道,“而我就沿着地道,看看地道尽头是哪。”“不行!那样太危险了!”杨天一赶忙阻止。“这是命令!”林教官说道。“是,”杨天一只好把手枪放回口袋,推门而出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杨天一感觉身边的所有人都会冷不丁拿出一把冲锋枪把自己打成骰子。所以,一路上他的手一直摸着那把手枪。

  到了酒店,这里是热带风格,让人心生轻松。杨天一找到爸爸,此时爸爸正在游池里玩水呢!不对,我的爸爸明明非常怕水,现在怎么在水里玩的得这么开心?他一定是假的。杨天一心里又高兴又担心,高兴是因为自己已经发现他是假爸爸;而担心是因为如果这个爸爸是假的,那真爸爸现在怎么样了呢?

  就在我思考之际,那个假爸爸也发现了杨天一,“儿子!你回来啦,来来,来来喝口可乐。”说着,就把旁边的那美葛可乐递给杨天一。杨天一更加认定这个爸爸是假的,因为爸爸以前可是绝对不给自己喝可乐的呀。杨天一忽然掏出手枪:“不许动!你到底是谁?”杨天一大声质问道。那人先是一愣,然后立刻掏出一把乌兹冲锋枪,向杨天一射击。杨天一没想到这家伙会用冲锋枪,刚想抬手射击,就被一枪发子弹击中胸部。他摇摇晃晃地倒了下去,手枪也掉了。朦胧中,他看到几个全副武装的特种兵把那个恐怖分子射杀了,然后他就昏了过去。

 

  10.跨国反恐

  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就是李博南的大脸。可能是惊吓过度,杨天一直接一巴掌把李博南的大脸打到了一边。可打完,他就后悔了。因为一阵刺痛从胸部像闪电一样击中他的神经。他又感觉头重脚轻,一头砸在地上。再次醒来已经是在医院了,狼牙小队其它人已经把自己团团围住,“杨天一,你终于醒了。要是再不醒,我可就要给你做人工呼吸了!”李海乐怪笑道。杨天一才懒得理李海乐,“我为什么会在这?你们为什么会在这?”

  杨天一左顾右盼。“我们接到上级命令,已经可以进入泰国开始作战。而我们正在抓一名恐怖分子望哨的人,那人突别会化妆,直接变成了你爸爸的样子想把你干掉。幸好你识破了,你要是喝下那瓶可乐,估计早上地狱见天王老爷了!”张凯乐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开玩笑了。“切!我就算死,也是上天当神仙。你死,就会去地狱当了牛头马怪了!”杨天一反口咬一口。“哼!不跟你一般见识!”张凯乐不理杨天一了。“我什么时候能出院啊?”杨天一把头转向了教官。“大概要几个月呢!不过,就算在医院这样有很多人的地方,敌人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除掉你,你可要格外小心啊!”“知道了!”杨天一回答道。“时间也不早了,李博南、张凯乐,你们留下来陪杨天一。要是杨天一再被人暗杀,我唯你们是问!”“是!”说完,教官就带着剩下几个人走了。这时,杨天一发现教官走路时腿有点儿瘸。等教官走后,杨天一问身边的李博南:“教官腿怎么了?”“哦!教官的腿是跟恐怖分子打斗时,被敌人冷不防用暗器划伤了,所以才这样了!”李博南说,“你赶紧睡吧!”杨天一此时也已经累得要死,刚合上眼就睡着了。

  等他再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真是一个平安的夜晚。杨天一摸了摸自己的胸口,伤口已经不像昨天那样痛了。回头去看李博南和张凯乐,抱着枪,低着头睡着了。看来他俩昨晚一夜没睡啊!正想着,门被一个护士推开了,拿着一支注射器,和一瓶药水进来了。走到杨天一跟前,杨天一回头一看,吓得裤裆都湿了,原来药瓶写着“安乐死”!可注射器已经贴到他的皮肤了,杨天一一个驴打滚翻了起来。那名护士一看没有刺杀成功,居然把口袋里的圆珠笔向杨天一扔去。

  “啪”,圆珠笔直接扎进木柜子里。虽然胸口痛得厉害,但杨天一可管不了那么多,撒丫子跑到门跟前,门却推不开。那名护士“哈哈”大笑起来:“你个娃娃兵,今天你跑不了了!”“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杀我?”杨天——连提出了好几个问题。“我想,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吧?”“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就是变色龙呀!”“你!?”杨天一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没错,至于为什么?因为你会阻止我们控制泰国。”说完,又继续向杨天一发起攻击。杨天一只得不停后退,眼看就要光荣了,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变色龙一看手表,脸上立马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我们走着瞧。”说完,就跳窗而逃了。

 

  11汽车炸弹

  经过三个星期的治疗,杨天一的伤已经好了。他刚出院,就被教官叫到了指挥部。说是指挥部,其实也就一些电台放在一起的一个房间。“杨天一,现在在泰国的市中心217乡道有一枚汽车炸弹,现在命令你们立刻去把那枚炸弹拆掉,否则方圆200米都会毁于一旦。”“明白!”

  “全体立刻准备,穿上防爆服,马上出发!”“Yes!”没想到这些家伙还有心情开玩笑,难道他们不知道汽车炸弹的危险性吗?准备好装备之后,杨天一钻进一辆猛士越野车。猛士越野车是中国自我研发的一款防弹越野车,性能不比美国的悍马或俄罗斯的野牛弱。杨天一一脚油门,汽车像箭一般蹿了出去。对于特种兵来说,学会驾驶各种交通工具是必须的。上至飞机,下至各种汽车或坦克,都是基本功。

  很快,他们便到了事发地点。果然,他们看见一辆汽车横在马路中间。他们穿好防爆服,慢慢走下车。“李博南,你不要下车。”“为什么?”李博南很不服气。“当然是因为你比我们厉害,才让你看护汽车的呀。再说,你驾驶无人拆弹车的能力比我们都强!”杨天一只得用糖衣炮弹让这小子闭嘴。“算你慧眼识英雄!”李博南说完,就去拿无人拆弹车了。杨天一则一个人向炸弹走去,“其他人”负责警戒。杨天一通过对讲机向其他人发出指令,李博南的无人拆弹车也从后面缓缓地跟了上来。杨天一打开汽车驾驶室的门,拿出红外探测器,对着汽车油箱部位照去。果然如他所料,恐怖分子真的把炸弹放在那里。缓缓爬进汽车下方,用工具慢慢去掉外壳,杨天一能清楚地感受到自己心脏跳的越来越快。“杨天一,你可别吓得尿裤子呀!”王小陈听起来是在嘲讽杨天一,实际是在缓和杨天一紧张的情绪。

  就在杨天一拿掉外壳的那一刻,四周突然枪声大作。“所有人立刻隐蔽,想办法还击。”杨天一命令道。其他人迅速拿起枪躲到车里,开始反击。“这些家伙太坏了,四面八方都是他的人,打完这边又有那边!”张凯乐说道。“用手雷压制他们的火力!”杨天一吼道。杨天一此时已经被汗水浸透,一是因为防爆服一点儿都不透气,只能从一个呼吸口呼吸;二是因为现在的情况对他们很不利,他必需快而准地排完炸弹。他打开线路板,拿起剪刀,小心翼翼地剪断一根红电线。可炸弹依旧没有停下,还在倒计时。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就在这时,无人拆弹车,把杨天一挤到一边,又从里面拆出一个电线板。杨天一这才明白,这原来是个子母雷。可新的问题又来了,这次该剪哪一根电线呢?“杨天一,你赶紧拆,不然我们打不了多久了。”王小陈大喊。“知道了,马上就好!”杨天一回应道。

  杨天一迫使自己冷静下来,经过一番激烈的心理斗争之后,杨天一把心一横,那就一直好到底!他用颤抖的手剪断了红线,炸弹没有爆炸。杨天一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李博南,炸弹已经拆掉,我们出发。”“就等你这句话了!”李博南把后备箱一开,杨天一抱着机器人跳进了后备箱,跑了。

 

  12、雨林反恐

  杨天一他们已经从泰国回到了国内,现在正待在象牙山特种作战机战中队。“我说杨天一呀!你难道不觉得闲得慌吗?”李海乐边看电视边吃着一盒午餐肉。“我看你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当时不知道是谁被恐怖分子打得鬼哭狼嚎呢!”杨在一开玩笑道。“切,就你厉害!”李海乐很不服气。

  突然,通信员上气不接下气地跑了过来。“通信员,你怎么了?不会是尿急找不到厕所吧?”李博南一脸坏笑。“事态紧急,先不跟你计较,回头再收拾你。”通信员没好气地白了李博南一眼,“杨天一!龙哥找你!”龙哥是谁?他就是特种大队的队长。

  杨天一一听,赶紧从床上跳下来向龙哥的办公室飞奔而去。离门口还有几步远,就听见龙哥在焦急地跟谁对话。他仔细一听,龙哥居然在跟自己对话。“杨天一,你怎么能把地雷埋在民用公路上呢?幸好被警察及时发现,不然……”讲到这,龙哥却发现另外一个杨天一站在门口。他看看眼前的杨天一,又看看门外的杨天一,一时居然说不出来话。

  “你是谁?为什么要假扮成我?”两个杨天一同时说出了这句话,“龙哥,我是真的,你要相信我啊?”龙哥身边的杨天一说。“龙哥,我才是真的,你别信他!”门外的杨天一大喊。“我才是真的!”“我才是真的。”“我信你个鬼!”两个人越吵声音越大。

  “停!”龙哥大吼一声,不然他就要被这两个人的口水给淹没了。“当当当”,又是一阵混乱的脚步声,狼牙小队的其他人也赶了过来,看到这情形也是一脸懵。最后,把目光都聚在了龙哥身上,好像在等一个答案。“是这样的,我今天让通信员找杨天一过来,可我跟这个杨天一讲到一半,又出现了另外一个杨天一。”“没错!我就是被龙哥找来的!”一个杨天一说。“谁信啊!通信员刚找过我,你怎么就来了?莫非你会预知未来?”另一个杨天一反驳道。“切!应该是没人信你才对!”那个杨天一说道。

  “停!停!停!还是让我聪慧过人的李大军事家来解决吧!”李博南说。“臭屁!”其中一个杨天一向李博南做了一个鄙视的动作。“好!现在我已经知道谁是真的,谁是假的了!”李博南大喊。“快说来听听!”大家一起把目光都移到了李博南身上。“别都看着我嘛,我会不好意思的!”李博南假装很害羞。“切!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其中一个杨天一对着他大声喊道。“其中虽然有个杨天一装得很像,但他还是没注意到一点,那就是杨天一经常和我斗嘴,但这个杨天一从我刚进来到现在都没跟我说过一句话。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变色龙假扮的!”李博南像柯南一样,把假的杨天一下子就指了出来。

  “哼,算你厉害!”假杨天一向李博南恶狠狠地说,随即丢下了一枚催泪瓦斯弹。呛人的烟雾使人睁不开眼,大家一窝蜂地跑出办公室,结果还在流泪。而变色龙从窗户跳了下去,跟负责接应他的人一起骑车向山下开去。

  “所有人在两分钟内把装备整理好,我开车在下面等你们!”杨天一冲着大家发出指令。这便是特种兵另一个特点,为了应对突发情况,特种兵都练成神速收拾这一神功。两分钟后,大家一起登上汽车。杨天一一脚油门踩到底,汽车飞一般地窜出了特种大队的院门。“快,李博南把敌人逃跑路线设计一下!”杨天一命令道。“OK!”李博南拿着平板,头也不抬地绘制着路线。“我觉得他们可能会从雨林逃到越南去。”李博推测道。“好的。”杨天一一个急转弯,汽车差点没被甩出去。李海乐的头重重地撞在车门上,“你个杨天一,车速蹿到120码了。要是要交警抓到,非扣你十二分,吊销你的驾照,有期徒刑20年……啊呀!”李海乐一声惨叫,原来是杨天一一个急刹车,李海乐又一次重重地撞在了车椅后背上。“怎么倒霉的都是我。”李海乐摸着他那被撞红的脸。“到雨林了!”杨天一说道。大家一听,赶紧拿好装备就下车。

  张欣乐看着雨林边上的那两辆摩托车,说:“看来他们已经进去了,我们快出发吧!”“Go!Go!”李博南明显很兴奋,大家端起95式突击步枪,小心翼翼地踏进雨林。95式突击步枪最初是在香港回归仪式上首次亮相,该枪枪身短,方便携带。使用7.62毫米子弹,可在100米外击穿8毫米钢板,是绝对的实力派,现大量装备于我军。

  雨林里的风景别有一番风味,因为从未遭人破坏,热带雨林的树木最高可达300多米,宽至五个成年人才抱得过来。也是因为这样遮天蔽日的树木,使得热带雨林可以自成一个气候。所以,热带雨林常年闷热,雨季空气中的湿润度很高,使其更加闷热。而杨天一他们进来时刚刚好是雨季,每天降雨可达1000毫升。再加上杨天一他们还要穿上密不透风的野战迷彩服,除了脸露出来,其它部位都被包裹起来了,他们头上还戴着顶帽檐又大又宽的帽子。虽然很闷,但这也是有他的原因。在雨林里面,树林上经常挂着小蛇和其它毒物。一旦有人经过,它们就会从树上跳下去。那时候要是没有这顶帽子,那不是死,就是伤。所以,即便是热得像落水狗,他们也不愿意摘帽子。

  他们就这样走呀走,临近中午时,大家的肚子都饿得咕咕叫了,但一个人也没说饿。因为这也是军营的规定,当上司没说开饭,谁也不能说饿。这就是“军井未掘,将不言渴;军灶未开,将不言饿”的道理。再说,有谁愿意停下来呢?谁都想赶快抓住毒贩。因为这帮子小子太狂了,连中国人民解放军都不放在眼里,一定要让他们尝尝中国解放军的厉害。

  经过一个小时的坚持,他们实在是饿得不行。没办法,谁叫人是吃饭长大的,没饭就没有力量。“全体原地休息,吃午饭。”一听到命令,大家直接像烂泥一样倒在地上,休息了一会儿,才把背包打开,喝一口水,吃一口午餐牛肉,生活美滋滋。对于少年们来说,吃一口饱饭,睡觉到自然醒,就已经是人间最幸福的事了。


 








 


未完待续

2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幻想 最后更新时间: 2022年11月24日14时17分08秒    责任编辑1:吴丽萍1 责任编辑2: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魔法毛毯3 下一篇外面的新奇事2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