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蓝色海豚岛(何忻颖)
2023-11-23 12:02:43 来源: 作者:百家湖小学 五年级 何忻颖 【 】 浏览:328次 评论:1


第一章 来列海獭的阿留申人

阿留申人来我们岛的情景,我至今记得那天我和弟弟拉莫去采集一种野菜。姐姐乌拉帕去海岸采集鲍鱼,起初我远远看见大概那条船有贝壳或十字大小,然后到一只展翅的海鸥大小,最后在太阳升起之时才显现出它的真面目——一条挂着红帆的大船。

可是不管发现什么,我也没跟拉莫说。因为他实在太好动了。所以为了让他帮我多采集些野菜,对发现的东西都闭口不谈。

但是又有什么能逃过他那双黑宝石般的大眼睛呢?拉莫的眼睛很大很大,而且跟蜥蜴的眼睛一模一样。有时看上去睡眼朦胧,其实这正是他们看的最清楚的时候。而拉莫现在正是那样,两只眼睛半睁半闭,跟一只蜥蜴躺在石头上,准备弹出舌头去捕捉昆虫时一模一样。

拉莫总是喜欢把一种东西比作另一种东西,虽然我现在知道这种手法叫做比喻,但我仍然还是觉得很好笑。“大海那么平静,就像一块光滑的蓝色石头,上面坐着一朵云。”拉莫说。

我说:“大海不是石头,它现在只不过是一片水,更何况云也不会坐在海上。只有海豚、海獭、鲸鱼、海鸥、鸬鹚坐在海上。云就是不坐在海上。”

他突然又叫道:“那是一条红色的独木舟,比我们所有的独木舟加起来都大。”说完他就飞快的跑过去喊人了。

没过多久,村子里的人都知道阿留申人来了的消息,纷纷拿起武器沿着小路奔向海岸。女人们则往方山附近赶。

他们上了岸,在后面跟着一个黄胡子大汉,嘴里叽里咕噜地说着什么。从那一刻起,我就确定他是一个俄国人,虽然我之前从来就没有见过。但是听村里的人讲过,看他那指高气昂的神态,就好像他已经拥有了海豚岛,它是海豚岛的主人似的。

过了一会儿,他用我们的语言,缓慢地讲了起来。

他想要在我们的海域捕猎海獭,这自然得到我们大多数人的反对,因为之前也来过一群阿留申人,他们不仅让我们的人来捕猎海獭,还只给了我们一小部分的物资。他说他们和之前的人虽然是干同一个事物的,但是活是他们那边的人自己干,物品给我们1/5。最后经过一番商量,决定分给我们2/5的物品。然后因为快要有暴风雨了,我们用独木舟把他们的物品运下了船。

 

第二章  白鲈鱼引起的冲突

一早姐姐就去采集贝壳了,过了快半个时辰后,她空着手跑了回来。原来是他在采集贝类时听到了一阵奇特的声响。他来到海岸边一看,原来是一群白鲈鱼被海浪推到了岸边,然后搁浅了。她说完我们就不断的问她在哪儿,她让我们跟着她走。走了不久,我们就看见了一个被打翻的篮子和四周散落的贝壳。我们往海岸一看,哇,这里整整有十四条鲈鱼,各个都有我们一个人大,还没有逃走呢。我们两个人抬着一条鱼往村子里去,当天晚上我们在村落中心吃掉了一共七条鱼。

第二天来了一高一矮两个阿留申人,他说要求我们给他们一些鱼。我父亲也就是村长和他们争论了起来,我父亲说:“我不允许,你们是猎人,可以自己捕,更何况你们还有鱼干。”高的那个阿留申人说:“我们吃腻了鱼干,我们要换换口味。而且我们人很多,鱼干不够吃。”我父亲又说:“我们人更多,而且鱼只够吃一顿,我们是不会给你们的。”矮一点儿的阿留申人继续说:“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把原话传递给我们的首领了。”

看到阿留申人知道我们的起居,根本没有人觉得奇怪,因为我们也把我们的眼线安插在他们身边,经常会带来一些奇怪的消息。如一次乌拉帕回来后说:“那群阿留申人中有一个女子。”根本没有人相信乌拉帕的话,因为谁出来打猎之类会带个女人呢。过了一段时间,乌拉帕又带回来一条消息说:“是那个女人把自己的围裙洗了,这可是他们来之后的头一回呢。还说他们可能要离开我们的海豚岛了。”关于那个女人的消息依旧是没有人相信,但是他们要走的消息是没有人要否认的。因为有人看到他们捆扎物品,大家都在议论关于阿留申人的事,都在思考他们到底会不会把我们的物品留下,还是直接趁夜晚去溜走呢?


第三章  种族之间的战争

果不其然,一天他们直接“跑了”,我们的眼线,发现了他们。村子里的男人全部拿着武器冲向了海滩,妇女则躲到方山上。头领拿着长矛质问对方的那个人,他朝后面一招手,从船上下来两个人,他们搬下来一个箱子,里面放着好些珠宝首饰,山上传来一阵惊叹声。

但是首领却摇摇头,声音立刻停了下来,首领说道:“这些东西还不足以达到你答应我们的物品。”那个黄发首领回道:“船上还有两箱。”首领答道:“三箱也是不够的。你们要是不把答应我们的东西给我们,可别怪我们用武力把你们给赶出海豚岛。”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杀呀!”人们就打了起来。我们也拿起石头从方山上往下丢,但是后来又不敢丢了,怕伤到我们的战士们。(战争过程太恐怖,此处省略过程。)

 

第四章  悲哀的村子

战争结束后,村子里的人无不失去亲人的,包括首领。我们现在失去了首领,一村子的人都变成了一盘散沙。村子里出现了一种“怪病”。以前不管干什么,都充满了欢声笑语(打仗除外)。现在总是聊着聊着就哭了起来。我们选出了一个新族长,雨果。雨果让村子里的妇女把以前男人们做的事给做了,可是干了一段时间,男人们就不乐意了,非要按照以前的规矩来干,反正已经把入冬的粮食储备完了,谁打猎都一样。

因为村子里的人都太过悲哀,雨果认为应该带大家离开这片使人们悲哀的地方。他跟大家说:他小的时候曾独自划独木去过另一个岛屿,岛上住的都是白人,他要去问问他们能不能收留我们?大家经几次商讨,同意了这个提议。他选择了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出发,我们为他准备了够他吃6-7个月的干粮与淡水,目送他出发。

 

第五章  白人的船

转眼间,一年过去了,我们都认为雨果不会回来了。但在今年6~7月时,雨果乘着白人的大船回来了。这还是乌拉帕去采集贝类时看见的。她拎着洒了一路贝类的空篮子回来告诉我们。我们赶忙收拾自己的行李。我带了我编的纤维裙子和两盒耳环,还有做饭的锅和碗。乌拉帕比我更臭美,她有三盒耳环!

雨果不停地跑来催我们快点儿,乌拉帕和他正在拌嘴,我们飞快地收拾行李,跟着最后一拨人上了船。拉莫曾在半路中说他忘带了他的捕鱼标枪,我没让他去拿。上船时,我问雨果:“拉莫去哪儿了?”雨果说:“我不让拉莫去取标枪,所以他跑到第一拨上船的人那里去了。”上了船后,我大声叫着拉莫的名字。我知道拉莫特别调皮,怕他打扰船上的工作人员。海浪淹没了我的声音,我旁边的人把雨果说的话,在我耳朵边重复了无数遍。忽然,乌拉帕拍了我一下,然后指了指海岸。拉莫正站在那,用劲儿挥舞他的捕鱼标枪。我急忙跑去找雨果,让他们把船停下。雨果说:“暴风雨马上就来了,雨过后船就会回来。”我和乌拉帕眉头一紧,不谋而合地往船下一跳。过了一会儿,我们把篮子一扔。我们都游过更远的路程,但是雨天是头一回。而且我们也心知肚明,拿着篮子,根本游不起来的。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们好不容易游上了岸,边走边讨论等找到拉莫之后,该怎么修理他,毕竟为了找他,可把我们那些手饰衣物都给弄没了。可当我们看到拉莫那水汪汪的大眼睛时,我们的一腔怒火便像被浇了一盆冷水,根本生气不起来了。

 

第六章 自力更生

我们暂时还得留在海豚岛。我们住在以前的村子里。刚回到村子时,我们看见野狗群在村子里游荡,海豚岛原来就有十几只野狗。后来经过和阿留申人的大战,村里死了很多人,他们家养的狗就都加入了岛上的野狗群。我还发现,现在野狗群的首领是一条黄色的狗,它的毛特别长,比岛上任何一条狗的毛都要长,这条狗应该是阿留申人带来的,他们看见我们回来就先离开了。我们现在先从之前的屋子里找出了一些晒干了的鲍鱼和其他贝类,将就着过了一个晚上。夜里心里想着白人的大船,又听见野狗在附近徘徊,发出的吠叫声更是让我无法入睡。睡不着就仰面望着屋顶。好不容易熬过了第一个夜晚,早晨的晨雾在一间间屋子里来回穿梭,就像那些死去或离开的人,风声就像他们在讲话,令人毛骨悚然。我把拉莫和乌拉帕叫醒,拉莫自告奋勇地要去用他的捕鱼标枪插几条鱼回来;乌拉帕说要去采些野菜和贝类,我要去村里的那几户人家找找有没有锅碗之类的东西,因为我们的全部东西都沉到海底去了。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我找到了两个锅、七个碗,乌拉帕带回了一篮野菜和鱼、一篮贝类,拉莫也带回来了六条鱼,我们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还有一些剩余,够我们再吃两餐了,但还是不够,我们还得为以后几天做好充足的准备,我们可不喜欢这种天天吃不饱的感觉。

 

第七章 拉莫之死

那天晚上,拉莫说要去开一条独木舟海中转转,我们不同意,结果第二天早上他就出去了。一开始我们很着急,虽然知道他在干什么,但是这次他去的时间也太长了,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们决定去找他。我们一路上沿着海岸往前走,前面有一条岔道。我们不知道他走了哪一条,于是我走了右边,乌拉帕走了左边。往前走着,我听到一阵野狗欢快的叫声,隐隐约约好像看到它们围成一圈,中间好像有个类似人的物体。我急切地往前走着,但当我走到近前时,我那最后一丝幻想破灭了。地上躺着的就是我弟弟拉莫,拉莫身上有着许多的咬痕,显然是被狗群咬死的。他的身边躺着两只野狗,他们身上插着折断的标枪。我掩面大哭,似乎这样就能缓解我那时失去亲人的痛苦。当我回到家时,姐姐已经在等我了,她问我,拉哪儿去了?我把拉莫没有去到海边,以及白天所看到的一切都告诉。从那一刻起,我就下定了决心,我要为拉莫报仇雪恨。

 

第八章 报仇

自从下定决心之后,我就一直跟踪野狗群,寻找他们的老巢。昨天,我找到了野狗的老巢,他们住在一个洞穴里。那天回去后,我和姐姐商量该怎么除掉野狗。最后,我们决定把村里几座房子给拆了,用拆下来的稻草点燃,扔到山洞里把狗群死。我们收集了许多稻草,把点燃的稻草扔进去就离开了。第二天验收时,发现仍然没有全部除干净,那只黄狗仍旧继续逍遥法外几天后,我和乌拉帕商量离开村子。一大早,我们把生活用品收拾好,就点燃了房屋。把剩下的灰烬放在原来的村子中心,就当是卡拉斯·阿特勒村最后的遗址吧。我们寻找以后生活的地方,一开始我们就睡在海岸的石头上。我们要想办法利用岛上的工具,在山上建一座屋子。

 

第九章 修建房子

我们看中了一个地方,那里三个很大的石头,形成三面包围状。们中也有一块儿大点的石头,可以给我们做一张床,而且离泉水也不远,是个相当不错的根据地。我们开始装修房子了,我们进去捡了许多稻草、树枝之类的东西,密密地往三个石墙中间的位置开始铺然后铺了很多海草上去,为了保证海草被风吹走,我们又压了一些小石子上去,这样就能避避雨了。

接着我们收集了一些羽毛还有之前的海草,放在最后那块石头上天已经黑了,我们有点后悔为什么没有去收集那种不知名的小鱼呢?那种不知名的小鱼晒干,点燃后可以发出很亮的光芒。但是非常小,也非常脆弱,渔网捕鱼时,一不小心就会翻肚皮,可不用太担心,因为第一:本来就不需要活的;第二们总是一大群一大群出没,只要站在它们的背上就能在海面上走路,可以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第二天,我一大早就拿着之前编的渔网去捞那些不知名的小鱼,捞了几十条回来,因为乌拉帕晚上要做两条裙子给我们穿,而且我还要盖房子,有了这些鱼,晚上照明就没有问题了

几天后,房子的雏形已经建好了,就差一些细节了。我们在石头内部磨出了一个个小坑,用来装我们剩下的食物,以免被狐狸老鼠偷吃。我们要修筑栅栏来防范野狗之类的中型野兽。我想起曾经有一条鲸鱼被冲上了海岸,我们可以利用它的骨头来制作栅栏,我把想法告诉了姐姐,我们就快速地赶到海边去寻找当年年那头搁浅的鲸鱼。我们从早晨挖到了中午,在快没力气的时候,我们总算是碰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我们齐心协力把它挖了上来,原来是一个箱子,打开一看,是一整箱的珠宝首饰呀。我们两个高兴疯了,把首饰一个劲地往身上带,在沙滩上一遍一遍地游行,我突然想起我们是来干嘛的,我把身上的首饰通通丢进了大海里,把箱子也推了下去之后我又开始了第二次的挖掘。又从中午挖到下午,终于把鲸鱼骨架挖了出来,看看一旁的乌拉帕,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还在那儿欣赏首饰呢。我叫了半天,仍然没听见,我实在看不下去了。着把也弄进了海里,别说,还怪有用的第一,清醒了第二,首饰全被海水冲走了。清醒之后,我命令跟我一起把骨架搬了回去。回去后,天已经黑透了,我们随便吃了一些鱼干,就又开始干活。我做了一些弓箭和枪,但做的时候总是心神不宁,因为我们部落有个古老的规定,那就是女人不能做武器,不然射的时候,弓会断开,箭会折返,山会崩塌,地会塌陷,反正总之会有一堆不好的事情,但我也不得不做了,因为栅栏需要海豹荆条,我们需要捕海豹

 

第十章 捕猎海豹

制作好东西后,我在山上练习射箭、掷枪之类的。

我练好之后,寻找那片属于海豹们的海滩。现在们都在海岸上,母海豹带着小海豹在水中嬉戏。海豹则在站岗,我正在寻找适合的捕猎对象,我要寻找那些年纪较大的海豹,海豹的皮本来就很厚实,但年纪较大的海豹相比之下皮会稍微松弛一些。我终于找到了我需要的那一,我正要放箭时,心里突然想起了那个古老的传说,我害怕箭会折返,弓会断裂,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那支箭被胡乱地射了出去。我祈求不要惊动了他们。还好动静不是太大,就在我暗自松了一口气时,看到一只年轻海豹缓慢地向我这个方向爬过来,我以为被发现了,吓了一跳,我发现我多虑了,那只海豹是向我的目标走过去的,看来是看上了那群归老海豹管的母海豹,要向它发起挑战呢。哦,对了,我忘说了,海豹是实行一夫多妻制的。那些海豹会组成一个族群,就跟狮群是一样的,两只海豹之间明显有非常浓的火药味,大战一触即发,我本能的往后退。却不小心扭伤了腿,我得先休息会儿才能继续走动,只能在这儿多待一会儿,来休息休息。

两头海豹相互用牙齿抵着对方的肩膀,就像摔跤运动员那样想把对方给绊倒。老海豹把年轻海豹的侧腹给划伤了,两只海豹滚到了海里。老海豹肚子正中间被划破了,两只海豹缠打在一起,打得难解难分。已是黄昏了,如雪的残阳照在被鲜血染红的海面上,更是增添了那恐怖的气氛。我开始往山上的方向走去,不想在这恐怖的海滩待下去了,上山的路上腿疼的要命,我发现了一个山洞。可以暂时住在里面养伤,这里也有一股泉水,很方便。山洞附近长满了野草、野菜和草药,是个很理想的住所。

几天后,腿好了,我下到海滩寻找目标,这是之前那两只打架的海豹吗?一具尸体已经被海鸟吃的只剩下骨架了,只还没被动。那就把这只给带回去吧,幸好乌拉帕下来采集野菜,我们把那头海豹给拖上了山。我们把我们要的东西取了出来,修好了栅栏,在底下挖了个地道,用一块儿石头堵住入口,栅栏就大功告成了。

 

第十一章 姐姐离岛

过了一段山地生活,姐姐好像受不住仅有两个人的寂寞生活,离开了海豚岛,说是要去寻找人,就独自乘着独木舟出发了。 

(乌拉帕出航篇)

那天跟妹妹卡拉娜商量离开海豚岛去寻找其他人,妹妹却仍然想留在海豚岛,让我独自出海,她在家等我的好消息。当晚,妹妹就为我准备好了盘缠帮助我用沥青把独木舟的漏洞补好了。一大早,妹妹帮我把独木舟推下水,目送我远航。一开始的几天,一切都还顺利,慢慢的我迷失了方向,船也开始漏水。原来是有一块沥青被海水冲了下来,我只好先从衣服上扯下来一块布,在漏水口把水一点儿一点倒了出去。就在我以为我会永远在海上流浪时,我遇到了一群海豚,们引领着我向来时的方向返回。终于,我回到了海豚岛。看到眼前这块故土,我有着无限感慨。我在中午前回到家中,和妹妹打过招呼之后,我发现家里多了一个新成员,金毛狗图,它好像并不是我们这个岛上的狗。

 

第十二章 郎图

姐姐外出的那段时间我也没闲着,我要好好去修理修理这群野狗。首先我把一种特别的药草捣碎,放入们经常去喝水的那一口井里,想要把们弄晕,可第二天来看虽然弄了几只野狗,但仍然没有那只金毛犬。接着我想通过陷阱来抓们,谁知又没抓到金毛犬。最后我又不得不再次违反禁规使用了弓箭。那天我背了五支箭,用其中的射杀了四条狗,最后一射中了金毛犬。我一直跟着血迹,找到了已无反抗能力的金毛犬,我不知为何竟救了它。把带回了家,我把拴在鱼骨栅栏上。给它准备了食物和水,然后就去捕鱼了。每天狗都在院子里等我,我们渐渐成了朋友。后来老叫它狗也不好,就给它取名图,意思是狼的眼睛。

 

第十三章 先人洞穴

姐姐那天回来之后,把冒险的经历跟我讲了之后,我就对探险有了浓厚的兴趣。一天,我带图去捕鱼,一不小心跑太远了。已是黄昏了,但我们却误打误撞发现了一个洞穴。这是一个典型的葫芦洞,洞口又小又矮,但洞内却又又宽敞,容纳下一个村子过。我发现洞内原本可能是陆地因为能大概看出有人居住过的痕迹。洞壁上的图画与我们一块儿传家宝上的石碑类似,洞内有几具坐在台子上的骷髅手中是我们独特的乐器,我怀疑这里是我的祖先住过的地方。当我想要出去时,我发现洞口被涨起来的水给堵住了,我又得在山洞里过夜了。我就在想一个问题,我是不是跟洞穴有仇?怎么每次都会被困在洞穴里头?我真的太难了……

我发现洞顶有许多小小的洞,把星光透下来,睡在洞里就像睡在星底下似的,可真美。

 

第十四章 巨型章鱼(一)

天亮之后,我出洞穴,想要先回去一趟,整理一下,取一些捕捉章鱼的物品,因为昨天我在洞穴附近发现了一个巨型章鱼出没的痕迹,我准备把这个难得的珍贵食材捕获,这样冬天也不用太愁没有足够的东西过冬了。我又带着图出发了。刚到海滩,发现大型章鱼正在海滩附近徘徊。我投出我特制的标枪,这种标枪不像普通标枪那样直接固定在枪杆上,而是用绳子绑在枪尖上,这样只要插在章鱼身上,章鱼跑的再远也很难挣脱枪尖就像被钓钩钩住的鱼儿是很难挣脱鱼钩似的,我一投中章鱼,就使劲儿地挣扎着,想要摆脱扎在身上的标枪,它看挣脱不掉枪尖,便朝深水区游去。我晓得,只要让它逃到深水区,我便有再大的力气,也再无回天之力了。可惜我力气实在还是太小了,根本无力撼动它那沉重的躯体,连标枪都被它带走了。

 

第十五章 地震、海啸

失败之后,我和郎图走着走着感觉到地动山摇,海浪一浪比一浪高,幸好我们跑得还算快的,海浪快要到达山的位置时,我们已经在爬山了。我们爬到半山腰时,海浪已经跟上来了,我差一点就被冲下去了,但山上还不停地有石头砸下来,上方还时不时传来野狗群的叫声。好不容易爬到山顶,在中途就看见房子塌了但也没有时间去看了,我认为可以到南边的那块没有什么植物离海也比较远的平原去。我们找到了以前下山时出来的一条小路,途中路遇小,我实在放不好奇心来到近前,看到了姐姐一直在做的裙子,可她却不在这儿,她去哪儿了我?我发现地上有许多羽毛拼成了一条线,我跟着羽毛线往前走,慢慢的,羽毛线变成了鹅卵石线,鹅卵石线通向了以前村子的位置,终于我找到了姐姐,跟她讲了计划之后,我们准备暂居荒原了。

 

第十六章 暂居荒原

我们想先去找找有没有什么类似洞穴之类的地方,先住下来再说,但接下来发现根本没有什么洞穴,我们只能在星空底下睡觉真的是能把人给死,我突然想起了以前野狗住的那种洞穴,我们可以挖一些类似地道的东西,然后住在下面

我们几个开始挖了起来。郎图也学着我们的样子了起来,天黑了,我们才挖了一点点儿,但也大概能把我们挤进去了。先这么挤着,过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我们感觉好像不再地震了我曾想要上山,但乌拉帕制止了我,她:“我以前听村里的老人们说,以前也发生过地震,地震停了之后没多久,有人便上山了,但却遇到了余震被埋在了山底下,侥幸逃出生天,也受了重伤,没过多久便一命呜呼了,我不希望你受到伤害。”听着姐姐的话,我吓得汗毛倒竖,也真庆幸当时她拦住了我,我们一致认为,这段时间内山上是不安全的,这段时间只能住在荒原。

我们又飞快地开始挖,挖了一个早上,总算把地道挖长了一截,外加一个单人房间。中午呢,我们稍作休息,不停下来就感觉不到饥饿,可我们一停下来就感觉到饥渴难耐。我们这才想起,我们已经快一天没有吃饭或喝水了,我记得这个荒原附近也有一股泉水,我就决定去找水,乌拉帕要去采一些野菜回来,我看了一眼旁边也是滴水未进,一粒粮食都没吃的郎图,决定带着弓箭给射一些鸟本来还想带上标枪去几条小鱼回来但一想起可能会发生余震,只要发生余震就会再次发生海啸,还是不去了。我们都花了好久的时间才回来,毕竟这里被称为荒原嘛。我打到了两只海鸟,完全搞清楚了泉水的位置,乌拉帕也完全清楚了以后该去哪儿寻找野菜。我们把两只鸟都烤了,一只给了郎图,一只我们两个就着野菜吃了,我们还喝了十小碗水,你是不是问我哪来的碗?其实做碗也很简单,只用把和水和成泥糊,再把泥糊捏成需要的形状,把它晾干就结束了。休息完之后,我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挖掘,我们这次因为吃饱喝足了,也有力气了把地道挖的更长了,也挖出了一个大很多的房间,当做我们的卧室,以前的那个房间就给郎图吧。天还没黑下来,我们准备先把挖出来的成果装修一番,给郎图的地上铺了一些海草、羽毛、甘草之类的东西,给做了个舒服的小窝。我们则搬来一块大石头,把羽毛、甘草、海草之类的铺上当做是我们的床接着把泥土多一些的地方往里面挖了一些,做摆放东西的架子。晚上大家都倒头便睡,呼噜成了我的摇篮曲。夜里梦见了离开战死的人们,我便也产生了一种想要离开这去寻找其他人的感觉。但我一想起姐姐上次去寻找其他人。幸好遇到了海豚带路,才到我身边的,我不一定有那样的好运气,而且我们已经不能再失去对方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不断地增快进度,只想在这儿把地道生活居所修好了,以后好随时转移,等山上生态恢复后,我就能回到我熟悉的大山和海水里。

 

第十七章 巨型章鱼(二)

姐姐告诉我,我可以再去海里做我想做的事了,我决定带上捕章鱼的装备,去收拾收拾那只害的我躲一个星期的章鱼。开个玩笑,章鱼跟地震没有关系,但我确实要去捕获这只章鱼,以泄我心头之恨于是我又一次图,准备进行第二次捕杀。这次好像刚跟什么东西干过一架,把力气用光了似的,所以这次我们成功把拉上岸。然后才刺激呢,郎图好奇地看着这个难看的大家伙,章鱼突然袭击,把郎图卷进了他的怀抱,郎图自然也奋力反抗,不停地咬着抓着。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竟然咬断了一条章鱼的须子,章鱼疼得把劲松了,郎图就掉了下来。仔细观察着那根已经断了了的却在地上使劲儿跳动的触须。看到它与章鱼战斗的全过程,我示意郎图再接再厉,把章鱼身上的触须全部啃掉。但事实却恰恰相反,我们一接近章鱼,就被章鱼牢牢困住了,就一刹那间,就感觉全身被无数只水蛭给吸住了一样,幸好还有一只手没有被吸住,我想起随身还带着一把小刀,于是顺手拔了出来。我一刀一刀捅着的软皮,终于在我的不懈努力下,身上的感觉消失了,看着那软软的趴在地上的一只大章鱼,我什么也不知道,也不知道要做些什么。但我却知道终于死了,而且山地也不再危险,我可以回到山里去了。

 

第十八章 重返山地

自从确定安全后,我们已经在地道里留下了一些紧急物资,准备以后使用。然后又回到了山地,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了以前居住的地方,那里竟然已经化作了一片废墟,看来我们又要重建一遍了。神奇的是栅栏并没有完全损坏,它只是有些磨损。这一次我们收集了足够多的木料,我把最后一块剩下的岩石当做后墙,让另外一个方向敞开那个方向吹不到风。我们把四根木桩打进泥土里,房顶用了双倍的木料,上面还厚厚的铺了几层草,又制作了几面草席挂在屋顶,用来防风。

 

第十九章 郎图的尊严之战

郎图没有跟我一起去海边,因为我把它放出篱笆去了。冬天野狗群来我家很多次,但也没理睬们。可前天晚上,在栅栏边发出哀鸣,也拒绝吃任何东西。我捕到几条小鱼,然后在停放独木舟时,听见远处传狗打架的声音,一路上还看见了郎图的脚印,足迹穿梭峡谷,我随着足迹找到一块就在前海峭壁边上铺展开来的草地就在这草地上,郎图正好面朝着我。在它前面,野狗围成了半圆形,一开始我以为是野狗把它赶到了峭壁上,对它发动攻击。

但事实证明我弄错了。的面前站着两条狗,一条是狗,另一条是花斑狗。们的口鼻上沾满了鲜血,海边峭壁就在身后,所以不能从那个方向朝扑去,但如果一个在前头。正面迎敌,另一个则在后面伏击,形成前后夹击之势就容易多了。郎图草地上方,专心的舔着伤口,却并没有观察下方两条狗的动向,我怀疑这是设下的圈套,没过多久,两条狗突然从草地下向跑来,不等们开始攻击,郎图就扑到了前头,一咬住了的前腿。在一片寂静中,我只听见骨头折断的咔嚓一声,花狗也已经上了土堆,当郎图转过身来,它已经来不及躲开腹部被咬了一口,它倒下了,趁它倒下时,花斑狗在它周围转来转去,野狗也慢慢的朝它移动。不知不觉,我往弓上搭了一只箭,但理智告诉我不能射。花斑狗正在向扑去,郎图蹲伏在地,突然抬起头,同时也咬住了对方的喉咙。没多久,郎图抬起了头,发出一声意味深长的嗷叫。我没听这种叫声,这种叫声里有许多我不懂的东西。

后来郎图没有离开过我,野狗们也不知为什么分为两群,再也没再来过高地。

 

第二十章 泰鲁尔和鲁雷

因为冬天雨多,春天的花也开的多,因此也就吸引来了很多鸟,有蜂鸟、啄木鸟等。一对鸟在我房子附近一棵矮树上做了巢,是用兰花纤维做的,就像我以前那个裙子一样,屋顶有个小口,看起来像一个钱袋。小鸟生了两个带斑点的蛋。蛋孵出来之后,我经常把鲍鱼碎片放在树下用来喂小鸟,还略带一些甜蜜。夏天还没到一个笼子里养这两只鸟就已经小了一些,但我们并没有急着换新的笼子,而是把它们的翅膀间都修剪掉了,这样它们就不能飞远了。我们渐渐的打开笼子,让它们在院子里飞舞,等它们翅膀又一次长长时,我们再次修剪掉了。它们会在我们的手里讨食吃,到第三次的时候,我没有再帮它们修剪翅膀间,因为它们不会飞远,最多也是飞到海边的峡谷那里,它们每天都会到我们这里讨食吃。不管它们在外面到底吃了多少,回来总要向我们讨食吃。其中一只长的大一点,我就叫它泰罗尔。泰罗尔是我们村的一个年轻人,我曾经喜欢过他,但他在战争中牺牲了。另外一个叫鲁雷,因为这是我过去希望大家叫我这个名字,而不是叫我卡拉娜。在我驯养期间,我又做了一条裙子,这条裙子依旧是丝兰纤维,像普通裙子一样。它也有许多褶皱,以前的裙子我在上面点缀了许多蜂鸟羽毛。我经常穿着裙子和凉鞋,跟朗图一起在峭壁上散步,有时候做个花环给自己戴在头上,我非常享受那时候悠闲的心情。

 

第二十一章 徒托克

自从搬回山顶以后,我就一直计算着阿留申人到来的时间。我们之前在屋顶上挂了一鲍鱼壳,用来赶走海鸥,现在我们把鲍鱼壳扔了下去,还有我们收集到的许许多多的鲍鱼之类的东西,为冬季储存食物也扔了。让他们觉得这里已经很久没人住了,要不然我们可能会被发现。突然我听到树丛中有响动,我急忙躲到了灌木丛背后。我看见一个阿留申女孩儿拿着许多容器来到井水边打水,我回到我们那边检查一看,发现除了鲸鱼骨破断了三根,那边没有人,否则郎图一定会叫的。我去海边了一篓子海水和鲍鱼,海水能保持鲍鱼的新鲜。当我要回去的时候,天太黑了,我找不着去礁石的路了,因此我只好去采集野菜。太阳出来以前,我不能采集太多野菜,所以只能在下一个月夜来临之前,我改为明天早晨出去。

在那日子里,我没有见到任何一个阿留申人,连那位姑娘也没有来到山附近。虽然我在峡谷最下面看见过的脚印,但是这段时间并没有去那里。这段时间里日子很难熬,郎图每天都会在石缝边走来走去,我和乌拉帕害怕会离开我们,又回到阿留申人的营房去再也不回来山洞里很黑,我们两个又开始做鸬鹚裙子。我们从高礁石那里拿回来的四张褥子皮已经干了,可以缝了。所有这些皮都是雄鸬鹚的,它们的羽毛比雌鸬鹚要厚很多,也很有光泽。丝兰花纤维的裙子做起来要简单的多,我们打算把这几件做的更好。所以我们剪裁皮子时很仔细,缝起来也格外小心。我们先做裙子底下的一部分,把皮子一块一块儿头尾相连在一起,用了两块儿皮,总共用了四块儿皮。裙子其余部分则把另外几块皮子的边缝在一起。做好裙子,上半部分羽毛倒向一个地方,下半部分则倒向另一个地方。这是一条美丽的裙子。在第二次月夜,我们的鱼烧尽了,但在阿留申来之前,我们不能去捕鱼,我们从来在阳光底下看过这条裙子,羽毛是黑色的,闪闪发光,金灿灿的,就好像着了火似的,它比我们想的还要美丽。我对郎图说,要不是你是一只公狗,我也要给你做条裙子。郎图趴在洞穴外,抬起头朝我摆了摆头,又睡下了。

我们拿着裙子在腰上比来比去,我听到了脚步声,声音从泉水那边传过来,一个阿留申姑娘正在灌木丛下方看我们。我的标枪立在洞口旁边,很容易拿到。离我们不过十步远,只要稍一动弹,我就能拿起标枪。不知道又说了一些什么。郎图站了起来,走到面前,把头低了下去,让。这位姑娘,那个阿留申姑娘望了望我做了一个手势,我懂的,是在说郎图是的。不,我摇头,同时也拿起了标枪,猛的转过身去,我以为要逃走,不料又做了一个手势,意思好像是郎图现在是她的了。

“图托克。”她指着自己说,我没有说我的名字。我呼唤郎图回来了。这个姑娘看着,又看看我,笑了笑。我手里还拿着螺丝裙,姑娘指着裙子说了几句话,有一个词,温卡,听起来像我们的话,美丽的意思。我为我们的裙子感到骄傲,这一点我从没有想到过。这个裙子还在我手里,但我举起了我的裙子。让阳光能照到整条裙子。她摸着我的裙子。“卡。”她又说了一遍,我没说这个词,不过她要把我的裙子接过去,我就给了她。她把裙子贴在腰上转了几圈,那裙子简直就像是为她量身定做一般。她的姿态非常优美,裙子像水一样在她周围飘动。她又说了一遍,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听到除了乌拉帕以外的人说话了。但也挺好听,即使说这些话的是一个敌人。她还说了一些我听不懂的话,说话时视线越过我的肩膀往山洞里看。她边说边做一个类似生活的手势,我猜她是在我们是不是就是住在这里?我回头看一眼乌拉帕,她已经不知道走到哪儿去了。我摇了摇头,指了指很远的地方,因为我不信她,她一直往山洞里看,但什么也不说了。然后就去泉水旁喝水了。

我回到山,看到乌拉帕也在里面,我们两个把物品捆扎起来,准备去独木舟那里。我觉得我们如果有必要的话,可以转移到其他地方去。我们把几个篮子搬到峡谷上面,藏在靠近房子的地方。天快黑透了,我急忙下去取剩下几个篮子。我一拿到剩下的篮子就开始往回赶,但是我认为这边有人在我不在的时候来过这里就是我要走的时候。我看见地上有一个项圈,是用一种我没见过的黑色石头做的。我把篮子放下,急忙去找拉帕,告诉他我们应该还可以住在这里。没必要那么紧张,于是我们又暂时留了下来。


第二十二章

阿留申人走了,海獭也都游到海豚岛附近的海域里来了。早上,我划船到海豚岛的南边捕鱼。我遇到了一只缠着海草睡觉的海獭,海獭有一种奇怪的习惯,那就是——睡觉时用海草缠住身子,以免在睡着时被水流冲走。经过它身边时,我观察到那只海獭的眼中透露着些许恐惧,肚子上有一道又长又深的口子。真奇怪,这只海獭不会是被困住了吧?

我割断缠住海獭的海草,把它放到了一个被海浪冲刷出来的水池里。我又准备了两条刚补到的鱼,要给它带去。海獭很挑剔,只吃活鱼,不吃死鱼。刚开始每天我都给它带两条鱼。第二天再去看时,它总是吃完了鱼浮在水面上等着我。渐渐的我开始每天带四条鱼,后来我开始带六条鱼。看来六条才是最合适的数量。刚把它放到水池的那一段时间里,我看着他时他从来不吃。之后他总是从我手里叼鱼吃,煞有一种强盗抢劫的风范。那只海獭长得有我胳膊那么长了,伤口也在痊愈,可他这时待在池子里不愿意出去。

有一次我只捕到两条鱼,当它发现我只补到了两条鱼,他用责备还有不高兴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我感受到动物也是有感情的。

有一段时间海上起了大风暴都不能出海,别提捕捉新鲜的活鱼了。几天后我们又来到水池,水池里空空如也,根本没有他的影子。顺带提一下,我和乌拉帕这几天因为下雨就在房子里干一些简单的活。也把海獭的名字给取了,我们叫他芒阿勒,意思是大眼睛的男孩儿。芒阿勒走了之后,我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因为我再也不能为他捕鱼了。而且他的伤口已经痊愈了,以后见到我也认不出来了。

 

二十三章 狼图——阿鲁

狼图是在夏天离开我们的阿留申人,再也没有来过。但是海獭们依旧每年夏天都到高礁石海草区。那些曾经负伤的老海獭都知道,夏天很危险,所以把海獭群给领走了。

对于一开始郎图的离去我不想多说,因为这会勾起我们太多的回忆。我就直接讲郎图—阿鲁了。阿留申人好像不会再来了,但我却希望他们再留下一只和郎图长得很像的小狗。今天我和姐姐在采野菜的时候又遇到了野狗群。我似乎看见了郎图的超小版,它跟郎图长得一模一样,金黄色的皮毛,蓬松的大尾巴,尖尖的耳朵和修长的四肢。但是因为它太小了,使它本来威风的姿态平添了几分可爱。我和姐姐商讨着如何捉住这只小狗。姐姐说:“你为什么不试试之前捉住郎图的方法呢?”我说:“我不太想再使用弓箭了。”姐姐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使用那种特别的药草,或许它会上当呢。”我说道:“好像有那么点道理,但我们最近似乎没有收集那种草药呢。”姐姐说:“你这问题有点儿多余,没有就应该去收集啊。”我说:“可是自地震和海啸以来,我们并没有发现这种草药的踪迹啊。”姐姐说:“这个就更加多余了,我们可以找啊。”我们争论了一晚上,最后还是乌拉怕被我问的受不了了,拿了两个篮子,说要自己去采野菜,静一静。过去了好久,她拎着两个满满当当的篮子冲了回来,她叫我跟她去一趟,还让我多拎几个篮子,说着又拿了几个篮子冲了出去。我不敢怠慢,也拿了几个篮子,也跟她一起跑了出去。

我们跑了许久。我猜我们可能横跨了整个岛吧,但乌拉帕跑的实在太快了。我稍一不留神就跟不上她了,还得听声音。又过了好一会儿,她停了下来,我看见她面前有着一大片草药。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但我好像都见过,我猜这可能是村子里的人很久之前用的。因为村子里有一个传说:“我们的祖先刚来到海豚岛的时候曾在岛上看见了茂盛的植被。各种草药遍地都是。但后来不知为什么,只剩下了稀稀拉拉的一些,但却有一个祖先发现,在一个特别的地方,有着许多的草药。但到了我们现在,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了只能在祖先居住的山洞中的壁画上看到一些信息。”说到祖先居住的山洞,我突然想起在之前的一座空洞穴中,我看到了一幅保存完整的壁画,那上面描绘了许多草药的用法和模样。但我大都不认识。那幅壁画还描绘了寻找草药的地点,以及该怎么找到地点和地点的模样……。我之前就一直认为这可能和那个传说有关系。但一直没有试过,今天刚好算是有机会尝试了。我想到这,便抬头四顾,跟壁画和传说描绘的几乎一模一样。我又想到一件事。乌拉帕是怎么进来的,传说里根本没有描写怎么进来的啊!难道他也见过那幅壁画?我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乌拉帕,你是怎么进来的?”乌拉怕被我吓了一跳,“你问这个干嘛?”我说:“别问为什么,你告诉我就是了。”乌拉啪说:“这个嘛,你还记不记得以前我说我进过一个山洞,里面有一幅先人壁画。壁画描绘的内容跟这。这里十分相像。你还说不信呢!”我摇摇头说:“我不记得了。”乌拉帕说:“那次我发现这个地方叫花草秘园。进入的方法就是默念3遍它的名字,就会出现一个小岔路。进去就到了。但说实话,我虽然总来这采野菜,但也是今天才发现。发现这里有这种草药的。不过你问这个干嘛?”我说:“我也知道这里的进入法。但你刚刚漏了一步。那就是要先跑到一个特定的地点而那个地点就是那个拥有壁画的山洞,成功的话面前才会出现另外一条岔路。”

  乌拉帕想了又想说:“如果我们都知道的话,那你记不记得在壁画的另一侧有一只奇怪的巨兽,它好像在守护着什么。但在这里我却并没有发现什么。”我说:“你也不仔细看看那幅壁画,那幅壁画旁边还有一些文字,说的是这片花草秘园的所有是靠中央的一块神奇晶体维持的,那个晶体在哪儿,花草秘园就在哪。但也别妄想拿走晶体,那巨兽就是守护晶体的。”乌拉帕说:“原来如此。”之后我们拎着几篮子草药回去了。

回去后我们便开始研磨草药,等我们磨完之后我们才发现,我们弄太多了,把这些倒进去非得让整个狗群大睡个七天七夜不可!算了,等我们倒进去一些之后,剩下的先留着以后再用。如果你问我接下来要干什么,是要倒进井里了吗?我们肯定会异口同声地告诉你:“不,我们要休息!”光为了一条小狗就弄得我们一整晚都没睡觉,这能不累吗?这件事我们现在没精力做。眼睛一睁一闭,已是夕阳西下。

我们收拾了需要的部分草药,往水井的地方去了。我们撒完药粉没过多久,狗群就来了。它们一来就大口喝起水来,又过了一会儿,他们就摇摇晃晃地走起醉步来,好似喝酒了。又过去了好久,它们都睡着了。我们悄悄地走过去,找到那条小狗,把它搬到了小屋,又把它拴在栅栏上,旁边摆着食物和水。现在又该给它取名字了,叫它朗图一阿鲁吧。阿鲁是儿子的意思,翻译过来就是朗图的儿子的意思。

 

24  蜂鸟的故事

今年春天,泰罗尔和鲁雷在它们出生的那棵树上搭了一个属于它们自己的小家。用的是干海草、干树叶,还有朗图一阿鲁背上的毛。在某月,他们产下了几颗鸟卵。当鸟卵孵化后,有两只鸟崽特别的大,我一开始认为,它们是发育的好,但后来,我们发觉不对劲儿。因为那两只鸟崽长得都比它们的父母要大了,却还似乎只是一只幼鸟。后来悲剧开始了,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少一只小鸟,而且都是摔下来的。这有点儿不对劲儿,一只两只就算了,那这第三只是怎么回事儿?这窝鸟也太不正常了吧!最后,我也没弄明白,我决定上去一探究竟。

我在树上埋伏好之后,没过多久,两只大鸟就飞走了,又过了一会儿,两只巨大的鸟崽慢慢“走”向了它们的同胞,把它“推”了下去。幸好,我就在鸟窝旁边,一伸手就接住了掉落的鸟崽。我把它放进了鸟窝之后,把两只巨大的鸟崽给抓了出来,把它们跟之前发现掉下来的鸟崽一比对,这结果就出来了。这两只压根儿就不是蜂鸟,可以从四点据之:第一点就是:它们长大了,不知道比其他几只大多少倍;第二点就是:它们身上的花纹不对,跟其他几点的花纹一点儿也对不上;第三点就是:两只大鸟已经在训练它们扇翅膀了。其它几点它们扇翅膀时,因为是蜂鸟,所以扇的时候会发出“嗡嗡嗡”的声音,而它们却几乎不发出声音;第四点就是:蜂鸟的嘴巴又长又尖,而它们的嘴巴却显得太短了。

所以根据以上证据,它们不是蜂鸟而是杜鹃。杜鹃不会抚养小杜鹃,所以它们会把自己产的卵放到别的“鸟”窝里头,然后,会叼走和自己产的卵同样数量的鸟卵,然后,吃掉。而小杜鹃会把其他小鸟挤出窝去,自己独霸大鸟的关爱。而那些被挤下来的小鸟,都非死即伤,活下来的可能微乎其微。所以,到头来大鸟抚养的将只有一些杜鹃。我真庆幸发现的早,即时阻止了悲剧。但之前的那几只小鸟的死也无力回天了。


第25章  再见芒阿勒

自那两只杜鹃被发现后,我又见到了芒阿勒,但我们认为应该叫它王阿勒。

这年春天,海獭们又从海的那边回来了。我在采集鲍鱼时,我看见有一群海獭在一旁的水草丛中玩耍,我试图寻找芒阿勒。但是,因为他已经完全康复,而且每只海獭身上的区别根本没有多大,所以,我已经认不出它来了。就在我要划离海草丛时,有一只海獭领着两只小海獭一直跟在我的独木舟后头,我一看就知道它是芒阿勒,不然还有哪只海獭会跟我如此亲密呢?我扔了一条刚捕到的鱼给它们扔去,芒阿勒却不像以前野蛮的从我手中抢去,而是静静地看着,看两只小海獭会怎么做。但小海獭们似乎对鱼并不是很感兴趣,而是对我和我的独木舟更感兴趣。因为有一次鱼都游到它们的爪子下了,它们只要轻轻一划拉,鱼儿就会成为它们的猎物,而它们却都理也不理。就在鱼快要逃走的时候,芒阿勒看不下去了,它一爪子把鱼抓了回来,把鱼丢到两只小海獭面前。我又扔了一条鱼想给芒阿勒吃,但它又开始重复刚刚的把戏。几次之后小海獭们厌烦了这种把戏,转过头去在芒阿勒身边磨蹭。

这时我才知道芒阿勒是它们的母亲。海獭夫妻之间十分恩爱,如果母海獭出事了,公海獭就会主动承担起照顾小海獭的责任,我还以为芒阿勒是这种情况。我对芒阿勒说:“芒阿勒,这个名字不适合你,以后你就叫王阿勒吧,意思是大眼睛的姑娘。”两只小海獭长得异常快,很快就能从我手中叼鱼吃了。我认为它们很好的继承了它们母亲的基因,大有一种当年它们母亲在水池中从我手中抢鱼吃的强盗风范。相比之下,王阿勒则更喜欢吃鲍鱼。它每次让我把鲍鱼扔到水里,它从我手底下把鲍鱼叼走,还顺带衔起一块石头,然后,仰面浮在水面上,把鲍鱼放肚皮上,用石头使劲儿敲打,它还教小海獭们也这么做,要不是我知道其他海獭也是这么吃鲍鱼的,我还以为它们是在玩游戏,让我开心开心的。我猜它们这样做可能是因为鲍鱼壳太硬了,它们咬不动,所以就用石头把鲍鱼壳敲碎再吃。


第二十六章  发情的郎图—阿鲁

时间过的飞快,一转眼郎图—阿鲁都发情了。虽然,这事不是很不可思议,但对我和乌拉帕来说却是大新闻,我和乌拉帕担心,如果郎图—阿鲁把一只母狗从野狗群中带回来的话,会不会把野狗群引过来。乌拉帕说:“要不我们把它拴在家里不让它出去?”我说:“这哪行,郎图—阿鲁本来就是从野狗驯化过来的,在外头自由惯了,给它拴房子里,房子不得给它拆了啊。”乌拉帕说:“总不能不让它发情吧。”我说:“这谁做得到啊,要不我们先搬到荒原去,等它发情期过了我们再搬回来怎么样?”乌拉帕说:这方法不错,它也不知道我们在哪儿,即使野狗群霸占了我们的房子,我们也可以打它们个措手不及。

我们这段时间迅速的把所有的物品收拾整齐,还有所有的干粮搬出了房子。

郎图-阿鲁白天就被我们放出了房子,我还特意为他好好梳洗了一番。要是郎图-阿鲁勾引了一条小狗回来,我还可以把它也驯化。多一只宠物,何乐而不为呢?

趁着他不在,我们把东西都搬到了荒原。我们猜想郎图-阿鲁回家后,要是发现家底被抄了,估计会很惊讶吧。等我们把东西收好后,发现地道里显得有亿点点拥挤,而且之前铺在床上的羽毛和海草什么都有被蛀和发霉的迹象。看来不仅得把地道改大点,还得重新收集海草和羽毛。幸好,离开时把之前泰罗尔和鲁雷掉落的羽毛也带来了,晚上还可以用一用。

第二天,乌拉帕去海滩边收集鸟儿们的羽毛,以及被冲上岸的海草。因为正值换季时期,鸟儿们也随之开始换羽毛,所以羽毛并不少。而我呢,则留在地道里继续扩建地道。我在挖的时候挖到了一个大洞,也不知道是咋留下的。而且据我发现,这也是一个地道,也就相当于还挖了一个后门。













未完待续……

4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小说 最后更新时间: 2024年06月07日16时11分58秒    责任编辑1:吴丽萍 责任编辑2: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野狼历险记(1394字) 下一篇换书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