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太空漫行(刘云歌)
2024-02-27 17:24:14 来源: 作者:致远外国语小学五年级 刘云歌 【 】 浏览:148次 评论:0

目录 

1飞行

2做好撞击准备

3迷失

4小行星带

5虫洞

6出事了

7生活舱

8武器舱

9老登号

10紧急会议

11又一个尸体

12花狸猫

13星际警察

14无线电

15抓住你了

16死亡

17地图

18回家

 

1、飞行

54321,远征号起飞。这就是我也就是月刃在地球上最后时刻的回忆。远征号飞船的船员,我,是一名狙击手,是保护船员的警官。景观阵营里还有突击兵杰克,网络高手阿波,和格斗高手唐尼。不过只有自己阵营知道自己的队友是谁,干什么的。我们阵营就是保护船员在太空中完成任务。在起飞后,我那个鼓鼓的大包和枪袋都被压到了我的床铺上。同时我感受到一阵强大的压力把我压在了床上。晕了过去。在我起来以后发现,其他人都还在昏睡,而在自己床铺前的麦克风对讲机里传来了呼叫声,“喂喂!”我像那呼喊。“是月刃吗?”对面问道,“你们现在偏离航线253m,请立刻更正。”我一惊,刚下床,自己就飘了起来。“对了,”

麦克风对讲机对面的人说,“你的狙击枪里共装了1500发子弹,是科学家特制的,能在失重的状态下使用。”我听完后一登床架飞向了驾驶区。我用力打开了驾驶室的大门,转调转方向,重新对准航线,发动机重新启动,向前出发。我一蹬腿来到了生活区,打开了背包,里面有我的太空装备。我早已看了说明,按动左臂按钮可召唤臂刃。右手也是同样。在你的左腿部有两个按钮,按下可弹出手枪。其他人没有在战斗时,胳膊向前,双拳碰撞,可进入战斗状态。你的背后有两个按击打式按钮,一个在进入战斗状态后可以在后面拿出长刀,一个能装你的狙击枪子弹。在蹬腿过程也可以省略,你的脚底有喷射器。我装上的装备果然有用,我一按手部按钮,两根臂刃从我的左手右手弹出,再一按按钮就把臂刃缩了回去。我叫醒了其他人,他们适应的很快,都去干自己的事情去了。我来到训练间,里面有两个木人。我弹出避刃,两刀刺出,刺穿了两个木人。同时有机关向我飞来。我双拳一碰,脸上的钢铁护具就降了下来。同时给我锁定目标和武器配置。我试着用了用远程打击的手炮,威力果然不弱。我又抽出长刀,脚先轻轻一跳,然后向后一蹬长刀和我呼啸着冲向一个牧人。我一到此处,木人应声而倒。

 

2做好撞击准备

“滴呜滴呜。”突然警报声响起,做好抗撞击准备。我一斤,然后一个喷射喷回了生活区。突击手杰克穿着太空装备准备上床。我见状先往窗外看,窗外全是小陨石。突然舰门被砸开,门飞了出去。我一蹬,弹出一根飞索,抓住舰门把它抓了回来,然后叫来一位焊接师把门重新焊上了。我见时间不多了,马上回到床上。战斗模式解除进入防撞击模式。我的装备迅速把最后装甲装上,然后把我送进了地下基地里。此时地下基地里人很多,一个人在奋力地操控着方向。想要离开这个鬼地方,情况可不容乐观。一颗陨石砸中了我们的运载火箭,火箭被砸中,舰体分离,我们还没有到预定地点。可火箭的前端已经飘走。这时突击兵杰克把飞索挂在飞船上,脚底喷射器一蹬,便飞了出去。我见状知道了他的意图,也把一根飞锁挂在飞船上。然后跳了出去。喷射器把我带到了火箭头前面,就在这时一颗陨石飞向了杰克。

杰克在专注于飞船的火箭头,然而陨石可不顾他看没看。可杰克也不是盖的,在陨石离他50m远时,他发觉了陨石的到来。他双拳一碰进入战斗状态。一手弹出飞索,抓住陨石,然后身后喷射器开到最大。一拳打出拳头,好像一颗导弹,在碰到陨石前一秒他的拳头被钢铁包上,打碎了陨石。此时我们发现有三颗陨石向我们飞来。我抽出长刀一刀斩出,打偏陨石,然后突起手杰克拿出他的scar,对着陨石扫射。那他到底带了多少发子弹?一直在扫射。哦,天,他装了1000发大弹鼓,硬是打烂了陨石。可是还有一发陨石怎么办?这时又有一个人跳了出来,一拳打出护套都没动,打飞了陨石。原来是唐尼。我们发射飞索,抓住陨石,弹射起步,飞回了火箭旁边。把它焊回了火箭上。撞击在持续一会儿以后便停了下来。火箭安全的往前加速飞行。终于火箭安全的通过了一号危险区。正在此时突击手杰克叫我去对战场。他手持一柄短刀说:“我想跟你对决。”

我爽快的应邀,双拳一碰,臂刃弹出。背后机动喷射,向杰克冲去。杰克也一跳,战斗模式启动。身后掏出一根电棍向我挥来。我见势不妙,脚底弹射,掏出手枪,三枪打出,杰克举盾一挡三发子弹全部落空。他挥盾一顶却顶了个寂寞,便觉身后风声大作,两根臂刃刺中了他。把他击飞出去,他被打飞出去后却没有受伤。他说:“哦,实力不俗啊。”我们便又回到了生活区,打开一包热的熟食品,倒进碗里,原来是咖喱牛肉拌饭。我大口大口吃完了饭,来到了驾驶室。

驾驶室里阿波正在给地球指挥方发送无线电,他旁边还有三个修理工正在修理驾驶室里的设备。“嘶!嘶!操作过频繁,操作过频繁……”阿波气得把无线电给关上,然后去拿水桶准备让自己消消火。就在这时,杰克给我发送了无线电通话,“A区地下基地酒馆发生醉酒伤人事件,请立即处理。”我一个喷射来到酒馆。里面有一个人拿着一根木棍挥舞着砸人。我来到一个制高点,拿出狙击枪,装上麻醉弹,上弹,瞄准,开火。麻醉子弹打伤了带头搞事情的人。他被打中后便被麻醉了,倒在地上。见带头搞事的被打中,其他人见群龙无首,也被我、杰克和唐尼抓到了醒酒室。

 

3迷失

就在我们正在给那些人醒酒的时候,无线电中说道:“请所有人来到地下基地。”正好我们就在地下基地的醒酒室,所以我们没有动。“54321,火箭突然解体。还有一些没上火箭的人全部被吸了出去,生死未卜。”此时无线电又响了:“请月刃、杰克、唐尼出舰做任务。”我们三人接受到了命令,跳出了舱门。此时的远征号发动机已经停止远行。第一个任务去欧罗巴采取样本做实验。我们根据任务来到了一个全是冰的星球。我召唤出臂刀,一刀下去,竟把冰面打出一个白道。我又用臂刀对着我面前的冰面用力扎下去,冰面被我扎穿了。我用臂刀切下冰块装进保温袋里,背后喷射,回了远征号。我把保温袋交给实验员,他给了我两百点任务值。唐尼和杰克把样本带回来后也获得了相同点的任务值。我看了看表,现在是格林尼治时间晚上9:53,该睡觉了。我来到了生活区,躺在了床上,脱下装备,拿出了狙击枪擦拭了起来。我端起狙击枪换上6倍镜。在我的镜头里,远征号飞船上的走廊……不对,有一滩血。我穿上装备冲了过去,果真有一滩血。虽然保安告诉我这是实验室的血瓶被打碎了,可我的直觉告诉我肯定有什么不对劲。就在这时,这该死的警报又响了。所有人立刻上床。舰体晃动起来,我赶忙冲到的床上。床边的梯子也收了回去,墙升了起来,我打开了监控录像。健体不停在左转,右转,上升,下降,转来转去。警报也响个不停。我冷静下来想:“可能是在躲避陨石吧。”但我心里刚冷静下来,却见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4小行星带

我们正在小行星带中,小星星呼啸着飞了过来。我跳下床来到武器室操控舱外的重炮发射器,对着马上就要撞上我们的小行星开了一炮。左翼开火!轰!杰克也来了。他操控着另一台重炮开火,45度角开火,90度角开火,大仰角,空中快速。飞船的发动机关了,正在重启。重启成功。不好,大型陨石双炮齐发,开火。炮弹开火!击碎!23度角斜射。弹药还剩两发,开火。轰!无弹药,无弹药。快上飞船顶部。我爬上了飞船顶部,上面还有许多艇机枪开火。子弹像雨点一样击中了小行星。大仰角,飞船突然向上开始爬升。我发射了两根飞索,抓住了飞船才没让我掉下去。我看见了舱门松开了一只飞索发射向了舱门。抓住了!我一喷把自己喷上了飞船。

 

5虫洞

我刚上飞船,飞船警报就又响了“进入虫洞,进入虫洞。”我们的飞船开始扭曲转圈,而我也陷入了无限的晕。在梦中我见到了我拿着狙击枪在战场时的画面。有一辆装甲车开来了,我对着他的邮箱开了一枪,邮箱被炸开了花,车也飞了起来。画面一转,一架轰炸机正在高空飞行,一颗炸弹飞了下来,火烧死了许多的人。我开枪击中了驾驶员。飞机也从空中掉落了下来,烧成了残片。一颗导弹飞了下来……我一下惊醒跳了起来,我按下腿部的按钮,弹出了两把手枪来到了训练室。我对着里面的木人开枪,一枪,两枪,木人被打成了碎片。被刀一次刺中了把标。再用手一劈,劈断了钢板。可此时我听到了一阵声音。我走了过去打开了大门。杰克正在闸门口拿着我的狙击枪说:“这狙击枪是你的吧?”我看看我的背后,咦,我的狙击枪不是在背后挂的好好的吗?我接过狙击枪,这柄狙击枪又是谁的呢?我心里暗想。“无线电第20万次测试地面控制中心,收到请回答。”阿波正在测试无线电,可都已经测试了n次了,依然传来声音“嘶嘶信号弱,信号弱,无法接收,请重试。”我们默默地走开,不打算打扰他。我看向窗外外面漆黑一片,我打开舱门,一阵恐怖的吸力把我吸到舱外,我赶忙抓住舱门悬梯,用飞索抓住旋梯跳了出去。外面风很大,我在空中晃晃荡荡根本无法平飞。我的后面还有好多的碎石,有一颗静止飞向了我。我一惊,身体一抖,把自己身上的便携式喷弹取了出来,放开手,然后一喷,我自己便飞了起来。我抓住仓顶的机枪扫射起来。可是子弹再厉害也射不过陨石,我只好掏出了狙击枪,装上了爆子弹。一枪打出击碎了陨石。突然一颗子弹射向了我,我闪身一躲,然后拿着狙击枪爬了下来。我用6倍镜瞄准了子弹射过来的地方,又是一枪,打死了一个准备扛着重机枪扫射我的仁兄。我换出了能量盾和榴弹发射器。并用天线呼叫杰克和唐尼。他们来的很快,操控着机枪准备对敌。我在身上绑了根安全绳跳了出去。我拿着长刀一刀挥出,斩断一个人,又唤出手枪,三枪打出,打中了别人的头上。又有两个人冲了上来,我一刀挥出全部斩杀。我发射了三颗榴弹,炸毁了陨石。我往后一蹬飞回了飞船。我拿着狙击枪正在危险地区巡查,可是依然是一个人都没有。两个船员见到我杀气腾腾,都吓得跑的没影没踪。

就在这时,我看向了窗外,外面依然是一片黑暗,时不时还有一颗陨石飞过,砸到了飞船坚硬的外壳。就在这时,我发现,外面的世界开始扭曲了起来,飞船也开始抖啊抖。我一惊,爬上床,打开了护盾,非常警觉。就在我认为相安无事的时候,一个黑影却跑了过来。我掏出了手枪,准备手刃这个人。结果发现,他竟然是一名博士?!只是在远处,我看不见他罢了。就在这时,灯却闪了两下,灭了。只有我护盾上幽幽的蓝光作为暗中的一丝光明。就在这时,我的队友们也跑了过来,在对了暗号(在上飞船前我们设的)后,也相继打开了护盾,睡了过去。

就在我迷迷糊糊地睡觉时,一阵细微的打击声响起。叮叮叮。我一睁开眼,就看到一个人。他的眼睛是血红色的,还拿着一把刀。我吓了一跳,赶忙唤出手刃,一刀刺出。他举刀一挡,与我站在一块,乒乓的打斗声不绝于耳。就在这时,灯闪了两下,那人在虚晃一刀后,便逃跑了。我连忙用喷射器追上了他,我掏出手枪,连放三枪,又追了上去。他见我追得紧,于是回身一刀,向我斩来。我向地面一蹲,再一个滑铲砍中了他的腿,然后掏出两把手枪,连放5枪,见他没了动静,便向床上飞去。但我不知道的是,地上,血红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我,想杀了我一般。他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土,走了。嘶嘶,灯亮了,我跳下床,来到我们刚刚打斗的地方,发现了一滩血迹,却没现尸体。我心想:可恶被他给跑了。我闷闷不乐地来到走廊,却发现,外面有许多的星球,看样子,是成功地走出了虫洞了。我缓了一下,走到了主要片区,却发现了一个惊天动地的消息。

 

6、出事了

这个消息就是:“有人在床上被人暗杀了,身上有8个被子弹打中的弹孔,还在腿上发现了一个伤口。但是,在他的包里,发现了一个有血红眼睛的面罩和一把尼泊尔军刀!刀上还有点点血迹。”我走了过去,发现它身上的弹孔是独一无二的9毫米弹头,而全飞船上就只有一个人有这种子弹,那就是我。而它身上的刀伤是臂刀那锋利而又宽长的伤口。我想了想,来到了监控室。可是监控室的屏幕早就被人用刀刺穿了。我气得一把把电脑拔了下来。一张纸条飘了下来,大概长这样:

 

月刃,知道我是谁吗?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否则,会有更多的人被带入罪恶的深渊。

你的老对手回来啦!!!

 

我抓起这张纸条,思想回到了多年以前的那一天。在那时,我还是一个刑警分队的狙击手。当时,我们去灭杀一个毒品组织。却发现,它们竟然是一个犯罪组织!犯下了大大小小不下千件案子,一些惊天破的事情也是出自它们的手笔。而那个似笑非笑的面具标志也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而当时跟我一起去灭杀的组织的队友是杰克。于是,我跟他发送了一条信息:“杰克,过来一下。”杰克弹出了一条信息:“我来了。”我在监控室用上警戒线以后就见杰克走了过来。我把纸条拿了出来,可他却不怎么震惊。“果然不出我所料。”他说,他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张纸条,内容差不多,只是名字被替换了而已。我们准备进行一次巡逻以免让不知情的人产生恐慌。当然,为了不引起怀疑,我们都是看似随便走走,实则精神紧绷。

就在我们正在往前走时,突然灯闪了下,又灭了。我和杰克一惊,拿出自己伤害最高的武器,打开LX战术手电筒,走向了电力室。随着一声声的脚步声,我们摸到了电力室。杰克打出战术手势语,意思是:我来掩护,火力压制,你去单杀凶手和打开电力。我们带上了夜视仪和防毒面具,随后,我踹开大门,扔出去两个圆滚筒似的东西。然后,一阵烟雾升起,掏出冲锋枪,随时准备战斗。我的警戒是对的,一个人影向我冲来。我暗自一喜,两把冲锋枪齐射。再加上冲锋枪那快得惊人的射速,那人被我压制到了墙边上。可他拿出了一根铁棒向我冲来。就在我想射击之时,他已冲到我的面前。他一棒朝着我的头打来,我一闪,一技横扫向他下盘攻去。他举棒一挡,我们俩便开始战术搏击。我用一招背向扫腿,他双手一伸,铁棒在被他甩得虎虎生风,一棒向我打来。可我却不慌,待到他铁棒打来之时,我单手轻轻一点,他便倒在了地上。我先恢复了电力,然后把他抓到了审讯室。

可这人我并不认识,可让我震惊的是他的铁棒,竟然有一个似笑非笑的面具图形。我抓起铁棒,一棒便把他敲晕了过去。等待他的,将是无尽的审讯和暗无天日的牢房。就在这时,广播又响了:“请月刃,杰克去奥默默上体取样本。”我和杰克相视一眼,跳出了飞船。我拿起镐子,一通乱打,终于敲下了一大块样本。我和杰克腿一蹬,回到飞船。在回飞船上以后,已是晚上10:03。我和杰克回到生活舱,躺了一会儿,打开防护板。不一会儿,就听见了杰克的呼噜声。可我却打开了我的灯和全船监控,开始观察。去过监控室的有这几人:维修工艾尔文、医生利威尔和保安艾伦。在这时,我那灵敏的听觉听到走廊上有声音。我开镜一看是一位研究员。他拿着一个试管,正在走廊上走着,很快就到了研究室。可他却惊叫一声,冲了出来,拉响了警报。我打开防护板冲了出去。

来到了研究室。研究室的地上躺着一个人,是一名研究员。我走上前去,在现场的人只有研究员阿三,研究员阿势和小三。而地上有一滩水,水里还有些许颗粒。我走上前去,拿起了一块。

我走上前去拿起了一块一舔,有一阵咸味。这是盐啊,而这些盐只可能在厨房里会有。于是我拉响广播招来了四名成员,他们分别是松鼠大厨,啄木鸟医生,和燕子帮厨。

我先是来到的厨房,发现盐非常奇怪。明明太空上带盐有安全隐患,可是这些人却通过了安检。我拿起盐看了看,突然发现里面的不是盐而是水。而在盐的旁边还有一个保温杯,里面正在往外吐白气。我看了看在外面的众人,这时燕子帮厨看到了我手中的保温杯,眼神慌乱了一下,可还是又恢复了镇定。我看着这个保温杯里面装着几个冰块,还散发着白气。“这这是二氧化硫啊!”我一惊,连忙憋着气,拿上了防毒面具,把这个保温杯封锁在生物危害瓶内,然后放进了保险箱,而这个保温杯的主人,我看向了燕子帮厨。就在我准备回头之际,一把手枪抵在了我的脑后。我虽然一惊,但不慌,先是暗中操控能量盾的发射方向对准了后面,然后在回头之际弹开能量盾。那人一惊,对我的能量盾开了几枪而毫无效果。我进入了战斗状态,从身后拿出一根棍子轻轻一转,把它变成了一把光剑,又从身后拿出能量盾向那人冲去。那人从腰中拿出尼泊尔军刀,挥刀三下,尼泊尔军刀的边缘亮了起来,他持刀一挥,我一闪,把厨房的锅砍成了两段。我朝右边一摆光剑,向他下盘挥去,他一跳,向我扔了好几颗小圆球。小圆球触到地面便发生了爆炸,顿时我眼前一片空白,感到全身一阵刺痛,好像还在往后飞。但在我失去意识之前,看到的是啄木鸟那狰狞的脸,我不受控制地倒在了一堆废墟里头,歪着嘴巴正在大口喷血,也在流血。我看到在爆炸后没多久后,杰克他们冲了过来,他们看着正在流血重伤的我,把我架了起来跑向急救室。

我第二次睁开眼睛时,看到身上密密麻麻的管子就知道我还活着,但现在情况很不好。我试图用手把自己撑起来,可是手臂的剧痛却让我发出了几声惨叫。听到声音立刻有几个医生跑了过来,把我扶了起来。我看看我身上的伤和我手上的绷带,就知道伤势肯定非常严重,医生告诉我:“你的手臂断掉了,腿部重度扭伤,失血非常多,幸亏抢救及时才保住了性命。”我想起了燕子帮厨,我便问道:“燕子帮厨呢?”医生们说:“燕子帮厨已经被处决。”我便又在床上躺了多天,带到康复之后。便又回到了生活区。且不再提。

我康复之后便在整个飞船上巡逻,总体上来说飞船上现在是平安无事的。但有一些小事发生,比如一些贵重物品的失窃,不过最后都被解决了。可是意外就发生在今天。

今天我还是同样的出舱做任务,可是在我做任务时,发现了一伙人。他们戴着面具,手拿各种武器正对我们飞船准备开火!我拉着杰克躲在岩石后面,准备出击。我用手语跟杰克讲:“你用火力压制保护我,我冲上去把他们干掉。”说完我拿出光剑跟能量盾进入战斗模式。而杰克掏出了scar,上了500发大弹鼓,随着我一声令下,杰克端起枪扫射。我往前纵身一跳,用喷射器那极快的速度冲向他们。他们把大炮对准我一炮,我却不慌,因为一个东西在以很快的速度向前移动时,侧面不容易被防住。于是我向左一闪,然后尽平生气里挥出一剑,将导弹斩于剑下。而岩石皆尽炸裂,气浪翻滚,势不可挡。而对方阵营走出一只怪人,身强体壮,力大如牛,手持一双板斧。在手中甩得生风。见我丝毫不慌,于是说道:“大胆小贼,胆敢侵占我的领地,真是不要命了。”于是他将那双斧一撞,冲上前来与我战作一团。他一斧来,我一闪,再挥出一剑,他却直接硬扛。我心中想到:直刀一猛地。他又一板斧袭来,竖起能量盾,却被他打飞数10m远。砸出一个长二丈,宽三尺的巨坑。一阵浓烟过后,只见一道蓝光闪过,一剑朝我面门刺来,那人举斧一劈,却又去见那剑锋一转,劈过一道电迷。那人倒退百步,待浓烟散去,只见一人挺剑举盾直奔那人门面刺来。那人又是一惊,急忙卧虎一挡,挡住盾之重击。可又是一剑刺来,那人扔出板斧,挡住致命一击,却被一发子弹打倒。原来是杰克,只见他丹凤眼,卧蚕眉,持枪蹲身,活脱脱一个战神下凡。观他举枪移动,枪光闪动,两发子弹射出,正中二人门面门,而又摒弃凝神再一枪,打倒那手持月刃大战之人。有一人想借机冲他,被他识破。反身两枪应声倒地。关月刃弹出一物,又纵身一跃,按下扳机。上膛,瞄准,一气呵成,一声响过,又是一人应声而倒。取关了月刃,举枪连射两枪,四人应声倒地。原来是一穿,二穿透,再穿所至。

 

7、

   相信大家前面看都看累了,这一篇就让我给你们讲讲整个飞船的布局。地图如下:

驾驶室是整个远程号飞船的核心,有着掌控飞船的行驶和人才大全。武器舱连接舱外,可以操控重炮机枪,还是整个飞船的武器。生活舱是众人歇息吃饭等的地方,是人群最密集的地方,也是事故多发地。血眼面具案,燕子帮厨案和面具挑战信,都是在这发生的,以后还会有其他案子在这儿发生。“飞船数据室”是全飞船的数据核心,也是军事要地,一旦被毁,飞船便会毁于一旦。仓库放着一些生活物品,是人最少的地方,以后会在这发生两起命案。

我在解决了舱外乌合之众的事后,我又在那果星球巡视一番,发现再无敌人。之后便回到了飞船。在飞船上,仓库里有一个人正在搬运东西,忽然一阵叮铃咣啷的声音响了起来。仓库的灯也亮了。原来是唐尼。他来这搬运货物,不想货物过重,把一个架子搞倒了。不过工作人员很快赶到,并把货架修好了。就在发生这件事的时候,那些修理人员中的一员却露出了一个皎洁的笑容。而我在武器舱为飞船护船。因为前面的事我不得不打起十二万分的精力去守飞船。果不其然,没多久就有两架飞机出现。我一惊操控重炮朝那打去。巨大的弹壳也不断被枪膛弹射出来。就在这时。杰克和唐尼都来了,他们操控着重炮对着对面的飞船射击,轰轰的响声不绝于耳。对面的飞船也不断用机枪还击。就在我们正在对那架飞船喷射炮弹的时候。上面的一个装置缓缓动了起来。我们见了都大惊失色,连忙转移火力,对着那个装置开火。那个装置就是行星毁灭器。可因为行星毁灭器太过坚硬,我们几个连火都伤他不得。就在这时,唐尼拖出来一个东西。他把火炮重炮的装弹口打开,把那个东西装进去。然后。向我们说:“看好了,核弹来了。”它转动炮筒,对准行星毁灭器按下了发射键。就在轰的一声巨响过后,却没见到飞船。只见一大堆灰潮炮筒飞来,还有一些人的四肢。唐尼解释道:“那是核弹。他的飞船被我打爆了。没想到这核弹的。威力怎么那么大?”飞船却被往后震了一下。此时阿波突然给我们发了消息说这一片区域的核辐射含量快速上升。我们要撤离这个地方。我们互相看了一眼。都跑回7生活区,躺在了床上。随着发动机轰的一声。飞船加速飞离了这个地方。

在我们探索新世界之时,同时也有一架飞船在飞行。届时是与我们相反方向。于是,我们便在一天相遇。我们本以为这又是那面具组织的飞船,可是那上面没有武器,所以我们认为这是一辆好飞船。我打开舱门,然后跳了出去。来到那架飞船的舱门上。刚打开舱门,两把刀就刺了过来。我赶忙往外跳,拿出盾牌,叮当两声,我又掏出长刀,一刀挥出,斩飞两人。我走进飞船里,其中一人走来说道:“大胆毛贼,胆敢擅入飞船,去死。”可是他身后一人却挡住了他。“你是,月刃!”我对他仔细端详,竟是当年刑警队的朋友小飞。我们俩都不可置信的盯着对方。然后拥抱在了一起。可是一个人偷偷摸摸的过来,准备给我一刀。我发现他后,回身一箭,又跳起来掏出手枪,指着他,问道:“你是谁,为什么要攻击我?”他却一言不发,手中刀光一闪,朝我刺来。只见那刀的刀锋闪动,一阵气流向我冲来。我却不慌不忙,待到那人到我身前,再动。虽然时机慢了,但速度极快。只听轰的一声,我给他一记手刀,把他打倒在地,动弹不得。我走上前,把他拎起来,然后慢慢的把他脸上的东西撕下来,竟然是一个仿生面具。在面具的下面,是一个有着两只血红眼睛的脸。我拿起了刀,一刀斩出:把他的头砍下来,然后准备不辞而别。就在这时,一阵笑声传来。月仞,你来了,还想走吗?只见飞船灯光暗了下来,一群红眼杀手掏出刀,朝我杀来。我一看,既然这样,那就……一杀!

我从身后掏出双刀进入战斗状态,蓝色的刀光闪动,我直接朝那群人杀去。他们见势,也掏出冒着血色的刀,也朝我杀来。有一人率先冲了上来,我持双刀,纵身一跃,“回旋斩!”便朝他挥舞着双刀,以极快的刀速朝他砍去。不过半回后,他便被我斩于刀下。紧接着,后面冲上来一人,也被我所斩。可是,另一个人的出现,改变了局势。他朝我要害刺去。我向后一跃,双刀齐出,两道蓝色刀光朝他飞去。他却手中红光闪动,一刀斩出。我再看时,他已经冲至我身前,我回身又是一刀,可是他的刀光闪动,刺中了我的一只胳膊。我吃痛,倒在地上。用另一只手举刀,一刀挥出,可因为我受了伤,这道刀光被他用手打碎了,我把刀扔到地上,我手中隐隐蓝光闪动,那是猎鹰式导弹。准备和他同归于尽。五步,四步,三步,两步,一步,他举起了刀,准备将我首刃。我却将掌心抬起,猎鹰式导弹也飞了出去。随着“轰”一声被一阵强大的气浪由远将近朝我飞来。我拿起我的刀以最快的速度冲到舱门旁,准备撤离。可是,爆炸声还是响了,我被一阵气浪震飞了出去,掉到了宇宙。老登号飞船也爆炸了,我暴露在机船外面的身体,感到一阵剧痛。然后,我就晕了过去。

再一次恢复意识,已经是在医疗室,旁边放着我那套残破的装甲。两只手的装甲都基本上燃烧的不剩半点,头部装甲的左半边不知去哪了,双腿的机甲也没好到哪去,上面一些比较脆弱的部分已经成了废墟。上面还有大大小小的弹片,我看着这台机甲,这台伴我走过大大小小战斗的机甲,现在变成了这幅样子。我把被子踢开,幸好,我的四肢至少是全的。不对,我的左臂变成了机械的,我的手上也有一个显示屏,上面记录了我的心率。我动了动这只手,嗯,有点不熟悉,但是至少我的拳头握了起来,结果一下子,拳头缩了回去。拳头变成了刀,旁边的手还有一个说明书,上面写着:当你握拳时,拳头会变成刃,在你大力挥拳时,手上会装上好厚的装甲并有火箭喷射般的速度与力量效果。如果上下挥动手,便会让你手上的盾牌弹出。如果在左右晃拳,便会出现长刀。其它功能跟装甲的操作方法一样。我站了起来,穿上我那台残破的机甲,检视了一下,只有右边的显示屏还亮着光,而在左脸的位置的装甲却在x。爆炸的时候消失的无影无踪。调试了一下装备,只有手炮,臂刀和身后狙击枪和长刀能用。其它设备要么炸了,要么使用不了,我来到了我的床上,打开x,把那个机甲脱了下来,穿上了另外一台机甲。只是,我用我那只机械手上的刀把那台机甲的手臂砍了下来,又把我的机械手塞了进去,机械手很快第和成在了装甲上。我来到了训练场,一握拳,我想试试这把刀的锋利度。我对着一个木人冲去,刺中他的身体,然后,向上一刀,木人被我砍成两段。

而刀山却一点屑屑也没有。而刀却闪闪发光。我赞叹到:“真是一柄好刀。”我从身后拿出我的狙击枪,对着前面一公里的目标放了一枪,只见那人目标一下就倒了。就在这时,灯光闪了两下,暗了下来。我一惊,拉响了警报,又抄起了我的狙击枪,双拳一碰,战斗状态,夜视仪,准备就在一小会的时间好了。我一握拳,一柄闪着寒光的刀弹了出来。看看这次又是谁来了呢!我握住另一把刀,向电力室冲去。果然,又是在电力室。不知你们还记不记得,上一次暴乱,也是在电力间。我来到了电力间,一个人,一个带着面具的人,正在拿着手枪,指着电力间总机,拉动枪栓,准备打坏总机。我一凉,挥手一刀,刀光闪过那人的手枪被打掉在地上,我挥手又是一道刀光,然后便冲了上去。挥起手中剑对他一通打击,乒乓两下,他便被打飞在地。我挥出手炮,一炮就结果了他。把他的面具扒下来,哼,又是一个暴徒。我挥动手,把我变成了正常的手状态,然后拉下电机,电力全被恢复了,我走出电力间,却看到一个人向我冲了过来。我说:“小贝戒受死。”两拳齐发,火箭的加持把他震退百步。他带上钢铁拳套,也朝我一拳轰来。我微微一笑,纵身一跃,跃到他身后,然后用我的长刀抵住他的脖子。“你是谁?”我问到。他却不答。摘下仿生面具,又是这个面具组织的人。我不留情,长刀一挥,我想他的脑袋就像我的东西一样,结果他却向下一缩,也拿出了刀,朝我杀来。我火箭拳头一个积能,然后,轰一下,一声闷响,他的胸膛被我一拳洞穿。我把我的手拔出来,甩了甩说:“这样的弱者,不配做我的对手。”我挥了挥手,一个盾牌弹了出来。为了避免有更多的人受害,所以……

月仞召开了紧急会议。各位,听我说一句,最近飞船里有面具组织的人出现,所以,各位,请两两检查看看有没有人是伪装的人。我去找着了一个人,摸了他的脸,突然,他掏出了一把匕首,朝我挥来,同时,有大约十几个人拿出刀刃,朝人君杀去。“哼,大胆,敢在我们眼皮底下撒野。”唐尼·杰克,我,都拿起了武器,跟他们厮杀起来。我用火箭拳套一个积力,然后朝一人打去。他的队友一脸震惊,因为那人被我的一拳打穿了。而唐尼·杰克那边就要热闹了,一个拿着几千发的枪扫射,一个手撕敌人。你别觉得不可思议,他抓着一个人就全力一拳,不是把那人打飞就被打成重伤。他甚至抓起一根铁棒打向了另一个人时,那个人直接被洞穿了。再说说杰克,他都变成风火轮了。闭着眼睛乱扫乱射,有敢靠近的人都被打成了网子,全是弹孔。而我呢,火箭拳头基本上是一拳一个,打得我热汗直冒,但还是兴奋地杀来杀去。我终身一跃,抓住一个拿着刀的敌人,向后一扔,强大的力量让她飞了出去,摔倒了两三个敌人。我一挥拳头,一柄寒光闪动的刀便刺了出来。我向前一挥,一道刀光斩碎了两个人的武器。跳起来,一刀劈华山,直接把一人斩成两段,再利用惯性,一个滑铲,再一跃而起,斩取一人首级,接着一个空翻,想一个人直冲过去。他躲闪不急,被我刺穿。在向后一跃,拿出手枪,一百发发子弹扫射,我拿起手枪,在左右乱扫,弹片飞跃火花四溅,有两人拿着盾牌挡住了那些贼人面前。我还是一手拿枪向他们开火,一手火箭拳头光闪动。等到手枪射不出一发子弹之时,我便把他扔掉,挥出火箭拳头,直接把盾牌打穿,然后挥手一下,早已准备好的杰克朝他们火力全开。我也换上另一把手枪,扫射起来,它们也拿起武器,朝我们反击。可是他们哪挡得住我们的火力压制,一个个倒地,还有一些多近掩体后面,拿着冲锋枪朝这儿扫射,可是我拿着的盾牌他们根本打不穿。

我换上一颗榴弹,一个转身就把手榴弹扔了进去,两枪射出,就只剩一阵死寂了。我们清点了一下战场,数据为:击杀敌人23名,冲锋枪三挺,突击抢五挺,盾牌一个,击中敌人23名,冲锋枪三挺,突击步枪五挺,盾牌一个。可是,飞船的警报突然响起,五星上将麦克阿逊告诉我们:“当警报响时,必有大凶之兆。”我慌忙来到武器室,打开监控形状的大炮,瞄准了外面。一架巨大的飞船朝我们发射了导弹,同时,有几架战斗机也飞了过来。我操控船舱外的导弹发射系统,结果……逼逼,弹药不足,弹药不足。我气的一拳砸在了操控台上。结果还有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滴滴自毁模式启动。5、4、3、2、1!轰!我们的导弹发射台已经被自己的自毁系统爆炸了!我摇了摇头,一跃,跃到了出舱口,准备飞上去跟他们“bettal”一下。结果我还没出去,一道耀眼的白光闪过,我被巨大的压力压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虫洞已开启,正在进行超时空跃迁。5、4、3、2、1,跃迁中,我听到了一声巨大的轰鸣声,随后,我就浮了起来。我看向了窗外,一道道蓝色的光从飞船旁滑过,我非常震惊。可是,当我再一抬头,发现一个,不对,这是个神马玩意?我拿起手枪,那个东西发现了我。他吼了一声,向我扑来。这时我才看清,人形身体,手上拿着大刀,眼睛是白的!走路一拐一拐的,牙齿是非常尖利的,不管了,必须制裁。我微微一笑,换上150发大弹鼓,然后……哒哒哒哒哒,刚才还非常霸气的生物变成了呗打到飞天的网兜子。我拾走他身上放着的刀,仔细端详一番,这才发现,这把刀可非同一般,这把刀叫做天月,相传在黄帝在灭杀刑天之时,这把刀就是把刑天脑袋砍飞的刀。不对,这把刀怎么会在这种生物的身上,这里又是在哪里?我们通过虫洞后又去了哪里?我百思不得其解。但是我知道,发现这个东西就一定要报告,所以,有一只就一定有下一只,最后肯定会有一群。我不敢怠慢,召唤了所有人,召开了第二次紧急会议。我报告了这种生物,还拿出了他的尸首,跟大家提出要求,每个人都发一把短剑,做为防身。而且每个人这两天只能躺在床上,等待着我们消灭这种生物。立刻执行!众人都回了床上,只留下了我们警察四人组。唐尼说:“我们分头行动,一队两人,看见怪物不要轻举妄动,立刻报告!我和阿波一组,月刃和杰克一组,行动!”我拿起一把HK416,换上弹鼓,和杰克来到了主控台,此时的飞船除了我们空无一人,杰克一脚踢开了一人板凳,结果,一只克林(那种生物临时名称)冲了出来。我迅速拉开隔离,对克林开始扫射。并且杰克也很快就反应过来,一个翻滚拿出喷子,两枪射出,那只克林的脑袋上就多出两个大洞,这只克林嘶吼一声,倒在了地上。可是,密集的枪声迅速到来了更多克林,我呼叫了唐尼,他们也很快就赶过来。

我掏出了机枪,架在了门口,打开了瞄准镜,对着一个克林开始喷射火焰弹。轻松抬走了一个后,又调转枪头,扫射着每一个杀过来的克林。弹壳飞来飞去,枪口的火焰也飞跃腾。一个1000发的大弹鼓竟然很快被整的所剩无几。不过,枪没有还会烦,子弹没了管够!没过一会,地上就躺了大大小小不下20具尸体。可是地上却有10几个弹鼓。一个弹鼓1000发,10个就是10000发,一万发才打死20只克林,可见这玩意的厚实。可是,根据可靠情报,这个飞船远远不止这20几只克林。因为什么?因为唐尼那边也被克林挡住了。还在我们这儿,还有数不清的克林在往这扑,甚至有一只都已经扑到我面前,幸好杰克眼疾手快,把短枪刺入了克林的脖子,然后又补了几枪,这才继续对着克林群体扫射。在进行了许久的战斗后,克林群体终于被消灭。我来到了克林尸体面前,戴上手套抓起一只还没有死透的克林,拉到了面前,拖到了审讯室,把她放到了电椅上,用绳子捆好,然后用电椅电了他一下,他被强大的疼痛感拉了回来。









未完待续……

4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小说 最后更新时间: 2024年05月08日21时36分52秒    责任编辑1:吴丽萍 责任编辑2: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马桶人(1.8w字) 下一篇哈利波特(马艾希)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