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不给压力,支持就好(陈沐鑫妈妈)
2023-11-17 10:21:31 来源: 作者:陈沐鑫妈妈 【 】 浏览:323次 评论:2

最近是学校的期中考试,这段时间前后,遇到的家长讨论的话题基本上就是“快期中考试了”“你家娃考的怎么样”之类的……这样的寒暄,像是家长要亲自上战场,有种主宾异位的奇异感觉。不说是否称职,我一直觉得这种考核是孩子自己的事情,每个孩子都想在自己能够的范围内努力做到最好,这样的心情不需要家长督促,每个孩子都天生具备自尊自爱的品质。我忍不住想到自己求学时,每次考试前我还挺兴奋的,因为我感觉自己就像是经过长时间训练的猎人,终于可以到真正的技能场上去狩猎了。或者说,急于摆脱新手村,要真正出去打怪了。

这两天,我看到了成绩出来后的几种情况。有的小孩拿到自己的成绩单就很紧张,问他自己有什么感觉他说没有,但是问到回家后面对父母的时候,他就说自己很害怕,特别是当他看到自己爸妈的时候,能明显感觉到孩子整个身体都僵硬了,只剩下和父母机械的对答。还有的小孩整体考的不错,可是家长的期望值很高,要求也严格。在父母翻看他的试卷、询问他为什么某个地方会扣分的时候,他不说话反而是先流眼泪,眼泪一流直接激怒了对面的家长。这个孩子在平时的时候曾经说过“我最怕考试,我怕我考不到100分。”能说出来这样的话,孩子内心得承担多大的压力。

说说团子,虽然我家从来没有接到过老师的投诉电话,但他也不是经常能拿100分的孩子。昨天放学后,走在路上,他毫无顾忌地和小伙伴说自己考了93分(在我的耳闻中,这个成绩在小学阶段也不算好……)。因为每周四是我们的家庭观影日,晚上写完作业、订正好试卷后,他就开始看1965年的黑白电影《地道战》,还看得津津有味。看完也有10点了,我们赶紧洗漱就上床了,所以并没有在睡前聊什么。


早上起床后,他懒洋洋躺在床上,我先是带着他梳理了一遍他的错题和解题方法,然后又问“你觉得自己考的咋样?”照他昨天那个放松的样子,我以为他会说还行,没想到他回答“不满意”,我很惊讶,他说“我想考100分呀。”原来,孩子不会因为家长对他要求不高就放弃自我要求。我说“我们刚才梳理的错误部分,第一题真的是细心问题了,看到数字就直接乘除,根本没有好好读题目。”他说错的第二个题目是因为有个字不认识,不知道啥意思,第三个题目是没有画图。看,孩子自己都能分析原因。我觉得,孩子某一次成绩只是纸面数字,让孩子敢于轻松地和家长讨论他的过失,这才是重要的。我希望他在考试前就如我以前一般兴奋,查验自己的阶段能力,知耻而后勇;也希望他不对考试心生压力,提前不担心分数,事后不操心爸妈的反应。

很多小孩不喜欢写作业,我记得团子曾说过“我也不喜欢写作业。”听他说这句话的当时,我心里就有一种想扭正他认知的冲动,在我要脱口而出一番说教的时候,他继续补充“不过我把作业当做怪兽,写作业就是打怪的过程。”他还善于把作业游戏化,自己转化心情,自我调整。

带回来不满100分的成绩,依然不影响他和小伙伴在小区里乱窜着玩。他们真是志同道合呀,一起爬树,搬石头,到垃圾堆里“寻宝”。他们会把捡到的瓶瓶罐罐、淘宝卖家答谢信、甚至别人不要的拖把头拿给我看,向我展示这些东西在他们的想象世界里是怎样神奇的存在;有时候他们会挖西瓜虫、用小树枝挑着一只毛毛虫、抓蚂蚱给我看。昨天团子不知道从哪儿捡到一个大泡沫箱,搬回来告诉我这是他的“宝藏”让我欣赏。我一看,里边的东西花花绿绿,非常赏心悦目。原来,他摘了很多火棘的小果子,红红绿绿的很好看;中间夹杂有柏树的树叶和果子,闻着有淡淡清香;上层覆盖着一层毛茸茸的果壳,团子问我这是啥,我也不认识,然后我说“咱们来‘形色’一下吧。”查出来是玉兰的果壳。团子很兴奋“是玉兰树吗?”我说“是的,就是春天开着大朵大朵花的玉兰树。”团子把这个泡沫箱当做了宝贝藏起来,对其他小伙伴还制造神秘感呢。

我挺欣赏这帮小孩子们善于发现的眼睛,也很喜欢他们一点也不矫造的性情。小孩子就是要到处跑到处去探索呀。

有很多家长会说,“这个脏死了,那个恶心死了。”这无形中给小孩子设置了很多限制。我认识的好几个小孩子,他们怕蚂蚁,怕蜘蛛,怕虫子,甚至会模仿大人的声音说团子这帮小家伙们太脏了。在我看来,这些孩子们已经缺少了很多乐趣。团子他们去探访的垃圾堆,并不是垃圾站,而是某些草丛树丛中人不怎么去的角落。在这个搜寻的过程中,他们异常专注,自己动脑或者和伙伴们一起商量寻找些什么。找不到也不沮丧,因为寻找本身已经带给他们很多快乐;找到了那就是了不得的惊呼“快来看我发现了什么?!”然后几个小伙伴围在一起“啧啧称奇”,他们还总能赋予他们找到的东西以意义。这个过程多好玩呀。我们家长也是要做点儿什么的,比如,告诉他们注意安全,碎玻璃之类的不能碰;提醒他们不能破坏别人家的东西;一切活动结束后要把手洗干净,注意卫生。

别忘了,我们大人也有过童年。我想到我小时候,我们那群伙伴也会在村头那个因为挖泥土形成的大坑那里找“宝贝”:有时候是一个没用完的圆珠笔芯,有时候是一个好看的盒子,我还用来做过铅笔盒……这些记忆都跟干净不搭边,可我一直记得,回想起来都是开心和满足。我也和男孩子一起上树摘槐花、够榆钱、吃野果……折一段细柳条,把中间的树枝小心取出,留下完整的一段树皮吹哨子。现在孩子没有那么广袤的原野给他们撒欢了,但他们在小区的绿化里都能进行一场“冒险与寻找”,这样的童心童趣,我们家长不是应该好好保护吗?

孩子总会长大,未来他们在成人的世界也能学会不去“垃圾堆”翻“宝贝”,他们会彬彬有礼会守规则,他们能劈风斩浪,但正如我们这些成人,也总有不如意的时候。这样的时候,什么会带给他们他们安慰呢?我想,小时候被家长支持的快乐,会让他们嘴角上扬吧。这会变成他们成长的加油站,累了难了的时候,去看看曾经的快乐,之后加满油继续上路。

10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随笔 最后更新时间: 2023年11月17日14时25分08秒    责任编辑1:陈沐鑫 责任编辑2:吴丽萍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诗】如此甚好(周子璐妈妈).. 下一篇和孩子“和解”(李清烁妈妈)..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