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黑色森林5(18760字)
2022-05-26 12:22:25 来源: 作者:马府街小学四年级成果馨 【 】 浏览:213次 评论:2


  目录

  1、在海盗船

  2、波涛凶手

  3黑色

  4、遇见塔克

  5、吃东西

  6水母号

  7深海之

  8、仿身服

  9走进魔法店



  1、在海盗船

  我是一个探险员,在一个海盗船上出生,现在还一直在那里工作。我的职业就是探险,发现人类未知的东西。

  今天,是一个非常晴的一天我和几个姐妹们一起去赶海。

  水啊!天啊!河啊!地啊!不知道我们的收获啊!……”我们一赶海就会唱着这一首我们自编的歌我们的父亲,也就是这船的船长,他非常喜欢一些非常新奇的东西,我们的任务就是从大海里找一些奇的玩意儿。

  今天,爸爸同意我们出去玩三天三夜了他给了我们三条小木船和三个对讲机,以防出了什么意外

  我和贝里雅、拉一起出发了。

  在一个海滩上,我们一起做了一个帐子,打算晚上就睡在里头。

  我们光着脚来到了沙子上这沙子真柔软啊,比床还舒服。我在海边捡到了只小章鱼。

  它已经被毒辣的阳光给烧黑了,我只好把它可怜的身体给放回了海里。贝拉是一个非常内向的人,我经常这样教育她:“贝拉,你完全可以开朗一点的,就像一个伤口一样,你看,要是我的膝盖破了,我该怎么办?我可以去关注它——给伤口消毒,缠上纱布,让它好好愈合。或者我也可以无视它,假装自己没受伤,假装自己一点都不疼,把裤腿放下来用布盖上,然后期待它自己消失。这样处理的话,伤口能愈合吗?”

  “呃——不能。”

  就这样,我用我的道理,成功地教会了贝拉怎么放开自己的心,有什么话或者感情就去表达出来。

 

  2、波涛凶手

  我们在赶海,看着海面,全神贯注地看着海面,专注地无法感觉到海平面正在上升。

  最近,我们姐妹三个人正在练习放松“魔法”,据说可以一打万!我的功夫最深,我练习了好多年呢!

  我们正在欣赏美景呢,突然一个大浪打了过来,我们猝不及防,被卷到了海底。

 

  3、黑色森林

  我们到了海底,一爬起来,就看到一片黑色树林,并听到了几声尖叫,我示意她们跟着我。

  我看到有几个女孩子在暴打一个小男孩,我大喊道:“住手!”高大的那个家秋本来骑在那人的身上,一看有三个人过来了,站了起来,显得壮极了。她冲着我狰狞地一笑,又往男孩儿肚子上踢了一脚。

  “让我看看谁能让我住手?”

  她们的注意全都转移到我这。我看那个男孩儿翻了个身,正慢慢爬起来。他满脸都是血,睛镜落在一旁。他好矮呀,简直只有我们的一半高。他从地上抓起眼镜跑走了。

  “想替他,是吧!”

  这几个大女孩儿逼近我,我想做我学的几次呼吸,但是都失败了。

  看来不妙。

  “你当自己是什么好汉是吧?”

  我没说话,试着像我平常在练习一样,我开始放松我的双手和双脚。我用脚掌颠了几下,开始清除杂念。如果要打的话,我就打。我不打算逃跑,因为我是正义的。

  “我要把你打的屁滚尿流!”

  我仍然没有开口,我感觉到她的同伴正在向我身后慢慢移动。我没有动,紧盯着眼前那个爱打人的女孩。她把脸向我凑近,近到我能看到她嘴角的白沫。

  “亲我的脚!”

  我抬头看着她的眼睛,第一次回答道:“不!”

  她一把揪住我的T恤,“亲我的脚!”她威胁地大吼道,嘴角有一点点笑意。

  我们脸对脸着,我能闻道感觉到她的呼吸。我闭了下眼,而就在闭眼的这一瞬间,有什么东西突然变了。我睁开双眼,盯着她眼睛的最深处,就像我们想要用心体会什么人或什么事的时候会做的那样:“你想对我干什么我都请便,但我绝对不会亲你的脚!”

  她突然大笑起来,抬头望向她的同伴,冲另一个女孩挑了挑眉毛,然后目光又落回到我的身上。我的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她。她抬起拳头,举到耳后。我毫不畏惧,依然紧盯着她的眼睛。那一刻,无论她的强壮,还是她的还沾着上一个人鲜血的拳头,都无法吓到我。我绝不会让步,不会让她的气焰压倒我。我绝不会亲任何人的脚,绝对不!

  就在我们的眼神锁在一起的时候,突然有一刻,我看透了她,而且她也清楚我看透了我。我看到了她的内心中的恐惧和痛苦,那些她用暴力和欺凌来遮掩的恐惧和痛苦。

  她迅速地收起了眼神,又看了几眼我,“真是浪费时间!”

  她松开了我的衣服,又迅速地扫了我一眼,然后快速地说:“今天天气太热了,我们走!”我身后的那个孩子好像没有意识到正在发生什么事,也只好跟着走了。

  我回头看了看贝拉和贝里雅,她们也没有意识到怎么这么快冲突就结束了。

  现在她们钦佩的眼神全落到了我的身上,贝里雅说道:“牛啊!大姐,你功夫都那么管用了!我们把敌人赶跑了呀!”我笑了笑:“哪有哪有?我的功夫是练出来的,你们也多练练也可以跟我一样或者比我更厉害呢!”

  我们都笑了,笑着游出了黑色森林。

 

  4、遇见塔克

  我们又回到了海边,又开始欣赏美景。但是这一次,我们可不再敢太专注地去看了,我们索性离开海边,到了一旁的小树林里。

  突然,一大堆鸟从林中惊慌失措、争先恐后地飞了起来,吓了我一大跳。我身旁的贝里雅非常严肃地说:“贝丽,这儿太吓人了,要不我们回去吧。”“No,No,No!”贝拉非常不严肃地说道。

  我们继续往森林深处走。突然,我们听到一声巨大的吼声,那声音仿佛天上一道闷雷用尽全身力气劈到了人间,又仿佛天上的犬狼撕心裂肺地尖叫。我们三个都情不自禁地堵住了耳朵。

  一步一步地走近声音,我们都惊呆了!一只大白虎正在地上,它的脚上有一个深深的伤口。我们用身上的医药盒把它的伤口给治好了,然后,那只老虎竟然说话了:“谢——谢我救了你,哦不,是我救了我,哦不,是你救了你,呃不,是你救了我,呜!”“好啦好啦,我们就叫你塔克吧!你就跟着我们一起玩吧!”我说道,它也点头同意了。我们就这样认识了塔克。

 

  5、吃东西

  现在我们在野外,要让塔克吃一点东西。塔克说它最喜欢吃鱼了,所以,我们要一起去一旁的海边捕鱼。

  我用草和树枝做了一个鱼叉,又多做了几个,分给了贝拉和贝里雅,一起下水了。

  我们让塔克一起跟着。在水里,我突然发现有一个黑色的东西,我赶紧用鱼叉一叉,嘿!好重啊!我赶紧用力一提,终于提上来了,但是,我一看,呦!怎么是一个臭鞋子啊?

  同时,塔克用它的虎爪也有了收获,它没用鱼叉就捕到了一条金黄色的大鱼,并美美地吃了起来。而贝里雅和贝拉呢,一个抓到一大把水草,一个抓到一只小虾米,这还不够塞牙缝呢!

  我又努努力力地去寻找我的措物。终于,找到了一条又大又长的鱼鱼。我赶紧向下一扑(我没有用鱼叉,因为这条鱼实在太好看了,鱼的身上还在发光呢!)

  但我们还是要吃饭的,我们在一起点了一堆篝火,就把那只鱼给吃了。

  真好吃!

 

  6、水母号

  我们想要创造一个潜水艇,到深海去抓更多的鱼。我们开工了。

  塔克砍树,我锯木头,贝拉钉钉子,贝里雅做布置。在我们的日夜劳动之下,我们成功造出了“水母号”。

  水母号在深海中畅快地行驶着,一上岸,我们就有了很大的收获。这一下,食物可是没有问题了!

 

  7、深海之旅

  今天,我们想到深海里去探个险。驾驶着水母号,往碧蓝的大海中开着。

  在一块石头上,有一块非常奇怪的石头,我开着水母号游了过去。用船头轻轻碰了碰那块奇怪的石头,那石头一下子动了起来,并开始动起全身的鱼鳍,用最快的速度跑走了。贝拉说道:“这是石头鱼,在书上有过,我回忆一下:石头鱼,貌不惊人,身长只有30厘米左右。喜欢躲在沙子或岩石底下,将自己的装成一块不起眼的石头。如果有人不小心踩着了它,它就会毫不客气的立刻反击,向外发射出致命剧毒。它的背上有1219根像针一样锐利的背刺,会轻而易举地穿透鞋底刺入脚掌,使人很快中毒,并一直处于剧烈的疼痛中,直到死亡!”“天啊,好可怕,我们赶紧离它远一点吧!”我只好掉转船头,离那个可怕的石头鱼远了好几十米。

  我们又在海底行驶了好久,突然,船身震动了一下,我又赶紧一看,好在不是什么可怕的东西,原来是一只海豚。

  我的妈呀!那贝拉又来了:“快吻海豚……”“别说了!”贝里雅一下了捂住了贝拉的嘴巴,“还是好好看海吧!”

  我们今天看到了石头鱼、海豚、狮子鱼、海星……都非常地好看呢!

  今天的深海之旅就结束了!

 

  8、仿身服

  我们今天和塔克在想怎么和水中的动物来一个“亲密接触”。嘿嘿!其实我早就准备好了!我的父亲早就给了我四件仿身服,不仅可以得到水生动物不同的天赋,还可以交流无障碍!”

  我想给她们一个惊喜,于是我就把仿身服悄悄套在我的身上,说了一声:“变鳄鱼!”“呼”的一下,我变成了一只非州鳄鱼,非州最大的爬行动物之一。我张大嘴巴,碰了碰塔克,它一下子跳起来了,“吼!”还惊叫道。我赶紧把仿身服脱了下来,并介绍:“这是仿身服,可以变成任何你喜欢的生物。还可以和同一类的生物一起说话呢!但是仿身服一次只能穿一个小时,要是时间到了,你就会变成人,仿身衣也就要去充电了。”“那,我们快点穿上吧!”

  我们都穿上了各自的仿身服,我说:“变海豚!”我变成了海豚。贝拉说:“变鳄鱼!”贝拉变成了鳄鱼。贝里雅说:“变小丑鱼!”贝里雅变成了小丑鱼。最后,塔克说:“变鲨鱼!”塔克变成了一头凶猛无比的大鲨鱼。我们出发了!

  在深海中,我们决定一起去找鲨鱼们玩一玩。于是,我们就都变成了鲨鱼。

  我们通过水母号找到了鲨鱼群的位置,我们便游了过去。

  我向鲨鱼打了个招呼:“你好呀,鲨鱼们!”鲨鱼们说道:“你们还是去找海豚吧!”“好吧,你让我去我们就去!”

  我们就去找海豚了。

  我们四个小海豚在一起,很快就找到了海豚群。发现有很多海豚围在一起,塔克便游到了一个海豚身边,说道:“你们在干什么呢?”那个海豚说道:“你们是雄海豚吧?你们最好躲远点,不然妈妈们会不高兴的!”海豚们一般是男的跟男的住一起,女的也跟女的住一起。”“那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吗?”我追问道。“你们是新来的吧!这是在繁殖后代呀!”

  “哦!我们知道了,那我们可以和你们一起玩吗?”

  “那是当然的事了,我们可以到我家玩!”小海豚回答道。“那真是太好了,我们来了!”

  五只“微笑天使”在碧蓝的海洋上跳跃着,很快就到了一个大山洞前。但是我们刚想进去,就听到了从我们身上发出来的一个声音:“警报,警报,电量不足!警报,警报,电量不足!请尽快返回飞船!”我们赶紧对小海豚说:“呃,对不起哦,我们就那……先走了!”“再见!”

  我们赶紧往海面上游,但是已经晚了,仿身服没了,我们也变回了人形,也没了海豚的游泳能力了。我们三个人类一只老虎吃力地往海面上游,很快就到了海面,我们找到了“水母号”并很快地来到了沙滩上。我们都趴在沙滩上,累得筋疲力竭,塔克更是伸着舌头,把头贴在地上,没有了大老虎应有的气势了。

 

  9走进魔法店

  今天,我们来到了城市,我和贝拉、贝里雅一起来到了城市。我们到了一家魔法店里,上面有几句话:

 

  真心关注他人。

  微笑。

  要记得,对任何人来讲,自己的名字永远是世界上最美妙、最重要的词。

  做个出色的倾听者,鼓励他人谈论自己。

  谈论对方感兴趣的话题。

  让别人认为他们自己很重要,而且要诚心诚意这样做。

 

  我们都找了各自认为好的地方逛了起来,我就找到了这家店。

  我推了一下这家店的门。第一下,门没被推开。但突然,好像有魔法师挥动了一下魔杖一般,门轻轻地滑开了。我踏进门,头顶传来“叮咚”的声音。

  映入眼帘的是一排长长的玻璃柜吧。墙边摞着很多黑色的大箱子。有一个老太太正坐在一个小沙发上,看着书。她突然微笑了一下,但是眼睛却没有离开书。然后,她摘下眼镜,抬起头,目光直视我的眼睛。“我叫露丝。”她说,“你叫什么?”

  “我叫贝丽。”我回答道。

  “贝丽,我很高兴你能进来。”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

  我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我正在努力想能说些什么。

  她继续说道:“你喜欢魔法吗?”

  “当然!”

  “这样吧,每天上午9点钟,你来这家店,我可以教给你比胡迪尼还厉害的魔法。记住了,是魔法,不是魔术。魔术,你是应该知道的,它们往往是通过各种幻术来去骗你。因为你的大脑并不知道这魔术的真相,思维就就会往各种‘不可思议’上去撞,自己也不会真正的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很多魔术就让你去幻想结果,往往它们并不是真实的。”

  她一面说,一面把我领到一间小房间里面,里面只有一张小桌子和两把椅子。露丝示意我坐下,然后她说:“今天我要教给你最实用的魔法,也是最重要的一部分。”

  “首先,你在你的椅子上选一个最舒适的位置。我在教你时,不要调整你的位置。”

  “你先把你的眼睛给闭上,轻轻地闭上,背可以弯着,然后用鼻子吸气,用嘴巴呼出来,整个呼吸不能有任何声音。”

  她让我自己先习惯这种呼吸方式,然后就开始正式教我用魔法。

  “首先,放松你的脚,这样,一动不动,再什么也不做。然后,放松你的大腿和小腿。先把肌肉绷紧,再放松。这样做个八次,这样你会觉得非常的舒服。”

  我照着做了几次,就这样放松了几次,我的确感到舒服多了。我正想睁开眼睛,露丝就说道:“不要动哦,你现在先幻想自己是一片在秋风中飞舞的树叶,自己在飞着、飞着。”她的声音是那么的柔和,就像天上最洁白的云朵一样。

  我想着想着,就感觉自己真的飞到了上,是一片秋天在大风中环游世界的,轻飘飘的小树叶。

  “好了,现在动一动你的手指尖。”我动了动“我的手指尖”。“再动一动你的脚指。”我又动了动脚。在动手指尖的一刹那,我突然吓了一大跳,我把这个情况告诉了露丝,露丝表扬了我:“不错,你做的非常到位。好了,这节课就到这了。”

 

  10、黑色森林的真相。

  我走到了一个酒店里,贝拉、贝里雅和塔克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我便决定先在这里面住下来。

  我在床上一直睡不着,看了一会儿电视后又开了一会儿空调,在床上又是翻来翻去,又是跳来跳去。最后,累倒在了床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我醒来了之后,发现已经八点五十五分了。我骑着自行车冲到了街上,冲到了一个小路上。我听到了几声尖叫,看到有几个女孩子在暴打一个小男孩。我大喊道:“往手!”高大的那个家伙本来骑在那人的头上,一看有人来了,站了起来,显得壮极了。她冲我狰狞,又往男孩儿的肚子上踢了一脚。

  我突然觉得这一举动让我感到很眼熟,但还不知道在哪里发生过,我还是要去面对它。

  “让我看看谁能让我住手?”

  她们的注意全都转移到我这,我看那个男孩翻了个身,慢慢爬起来。他满脸都是血,眼镜落在一旁。他好矮呀,简直只有我们的一半高。他从地上抓起眼镜跑走了。我无法责怪他急着想逃走。

  “想替他,是吧?”

  这两个男孩逼近我,我嘴里开始发干,耳呆嗡嗡地叫。我想做几次露丝教我的深呼吸,但是似乎无法往嘴里灌入足够的空气。

  “你当自己是个什么英雄好汉,是吧?”

  我没说话,我试着像在魔法店里学到的那样,开始放松我的双手和双脚。我用脚掌上下颠了几下,开始清除杂念。如果必需要打的话,我就打,我不打算逃跑。

  “我要把你打的屁滚尿流,然后把你的自行车骑走。”

  我仍然没有开口,我能感觉到这人的同伙正慢慢朝我背后移动。我没有动,紧盯着前面这个爱打人的大个子。她是带头的那个。她把脸凑近我的脸,近到我都能看清她嘴角的白沫。气温每一秒都在升高,她的脸上脏兮兮的,全是汗水和泥点。

  “除非你亲我的脚丫子。”

  我完全想起来了,这是我在黑色森林预测到的场景。我想到了在魔法店等我的露丝和尼尔,哦,对了,尼尔是露丝的儿子,他们肯定认为我现在应该到了。要是去不成了,露丝会不会认为我今天逃课了?万一我浑身是血的到了那儿,会有人发现吗?刚刚被揍的那个男孩是不是去找后援了?我前面这家伙,是不是一大早吃了许多麦片和牛奶,还没有擦嘴就出来打人了?我的脑海中一直出现类似的问题。

  “亲我的脚!”

  我不想浪费时间,于是,我就直接一转头,用最快的速度跑到了魔法店。

 

  11、成长之痛

  我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进店里,想告诉露丝和尼尔路上发生的事。我刚刚护卫了自己,也护卫了一个没有自卫能力的小男孩。这让我认为自己是一个大英雄,露丝要是知道了刚才发生了什么,一定会原谅我迟到的。

  “露丝!”我大声喊道。奇怪的是,露丝和尼尔都不在柜台那边。“露丝,尼尔!我来了!”

  没人答应。

  我向后面的办公室走去,我听到了他们的声音,露丝和尼尔在争吵,我从来没有听到他们争吵过。

  “他还是一个孩子!”

  “他一辈子都会记得的,你得把事情纠正过来!”

  “太晚了,伤害已经造成,等她大一些,我会跟他解释的。”

  “伤害可以,也应该被修复。”露丝听起来很气愤。

  我从没听过她用这样的语气说话,不禁担心起来:我难道做错了什么吗?是因为我迟到他们才叫起来的吗?尼尔等我大一些后要对我解释什么呢?

  “尼尔,每一个人都会犯错。我在你身上也一样犯过法。但是你听我说,现在还不晚,你还能把事情扭转过来。要是不这么做,将来你一定会后悔的,相信我。”

  我不想让他们走出来之后发现我正在愉听。于是我回到店铺门口,又开了一次门,喊了他们的名字,希望他们不会知道我偷听了他们吵架。

  “Hello!”我大喊,“露丝!我来了!”

  露丝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眼圈红红的,明显是哭过。

  “贝丽。”她说,“你迟到了。”

  “呃,真不好意思,我本来不想迟到的,就是来的路上遇上了一点小麻烦。”

  露丝看着我,说道:“你T恤上的是血?”

  “是。”我回答道,“不过你别担心,这不是我的血。”

  露丝笑了:“这样我会更担心的,来,到后面来。”

  我经过尼尔的时候,他嘟着嘴说道:“你好。”看也没有看我一眼。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或者他自己做错了什么,反正不是什么好事。我觉得他现在很讨厌我。

  露丝让我先做放松身体的练习,可是这一次,我一直想着尼尔为什么会讨厌我?什么事情那么不好过?露丝都给弄哭了?

  “为什么尼尔会生我的气?我做错了什么了?出什么事?”我闪着眼睛,而这三个问题已经脱口而出。我一下子睁开眼睛,看到露丝正奇怪地看着我。

  “为什么你会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她问。

  “我听到你和尼尔正在争执,我在门外听到的。他讨厌我!”

  露丝仍旧看着我,然后她点了点头。

  “你全听到了?”

  “是的。”我难过极了,我就知道露丝和尼尔太完美了,这一切肯定不是真实的。我觉得这是我待在魔法店的最后一天了。

  “真的吗?那说了一些关于你的什么呢?”

  “他说……”

  我回忆了一下,但是记不起尼尔刚才说我什么了。

  “什么呢?”露丝追问道。  

  “就是一些关于……什么伤害已经造成什么的。”

  “你听到他提你名字吗?”

  “没有,倒也完全不是。”我说,我真的记不得他们有没有提起过我的名字了,但是我能感觉到那和我有着关系。

  “贝丽。”露丝温柔地说,“我们刚才并不是在讨论你,我们在说我的孙子。这事比较复杂,挺让人难过的,我很想我的孙子。”

  “他多大了?”

  “跟你差不多大。”

  “贝丽,我们每一个人都会经历一些让自己痛苦的事,我和我的孙子、儿子目前的状况让我很难过,就像一个心里的伤口一样,伤口需要我们的关注才能愈合。不然,它们就会让我们一直痛下去,痛很久很久。每个人都有受伤的时候,生活就是这样的。但是,那些让我们受伤,让我们痛苦的事,往往都有神奇的功效。当我们的心受伤的时候,正是它能够打开的时候。痛苦和困境能让我们得到成长,因此,你应该张开双臂,去拥抱你的每一次痛苦,每一个种困境。我替那些没有经过风雨的人感到悲哀。没有经历过痛苦和磨难,就无法得到这份生命的馈赠,也没法学到真正的魔法。”

  我冲露丝点了点头。其实,我总会把自己和那些衣食无忧的朋友做比较。那些人不知道,当你在杂货铺排队交了钱,然后妈妈掏出一张福利券的时候,收银员看你的眼光是什么样的。他们也不会知道,挤在救济站的队伍里,等着别人施舍给你一点奶粉、黄油和一块惨白的奶酪是一种什么感觉。他们的生活,有车子有票子,有漂亮衣服,有很多好朋友,还住在大房子里面,可露丝却替他们感到悲哀?

  “贝丽,我要教你的下一个魔法,是打开你的心。这对很多人都比较困难,但对于你,可能会容易一些。”

  “为什么?”我问。

  “因为生活已经让你的心打开了,你关心别人,你是在乎别人的感受的。所以,每天才能到这里来。我绝对相信你有关爱别人的能力,这是把心打开的一部分。”

  我想起了今天早上那个被揍的那个男孩儿,我不怎么认识他,不过我确实关心他,所以才会停下自行车。我在乎是因为我也可能确实也是处于同样的处境。

  “把心打开的一部分,也是你要努力练习的,是要真正关心自己。”

  我挺关心我自己的,这个应该不难。

  “你以为我和尼克刚才在谈论你,这其实也是有原因的。从中你只听到了只有那么一点点谈话,到了结论尼尔讨厌你,这中间你跳过了很多步。”

  “我只不过是误会你们的话了。”我说。

  “当然。”露丝笑了,“误会经常发生,我们会相互误会,也经常误解我们自己,会误读情境。这是个很好的教训,要认识到周围的事情并不是都关于‘我’的。我想在处理我孙子这件事上,我也需要注意一点。”

  我点了点头。

  “在生活中,我们都会选择自己能够接受的说法。当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手上的选择并不多。出生于什么家庭,有怎么样的父母,这些都在我们的掌控之外。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就开始做选择了。有意或是无意的,是我们选择了让自己如何被他人看待。你能接受什么,拒绝接受什么,这些都是你的选择。你必须站起来捍卫自己的权利,没人能代替你做这件事。”

  我始终没有机会向露丝讲述那天早上我经历的冲突。那之后,我也再也没有看到露丝和尼尔争吵。在那以后的一周,每天早上,露丝都会教我如何打开自己的心,她向我解释说,我们脑袋里那些无尽的那些对话,往往是极其负面和苛刻的。这些声音有时会让我们做出不利自的决定,让我们一遍一遍反刍自己的往事,停留在但愿事情能如何的沉思上。这都会让我们生活在当下。

  那天早上,最初的练习是露丝让我一遍一遍地对自己说好话。那感觉真是诡异极了。我一遍一遍对自己重复说“我很好,这不是我的错,我是个好人。”我就像另一个头脑电台主持人,只不过我说的每句话都是赞美和安抚自己的话。每当我发现自己开始倾听脑海中另一位主持人的声音的时候,就马上关掉它,然后开始对自己重复这样美好的“咒语”。

  “我有价值。我被爱着。我被关怀着。我关心别人。我只选择做对自己有益的。我只选择做对他人有益的。我爱我自己。我爱他人。我打开我的心。我的心是敞开的。”

  露丝让我把这十句自我肯定的话列下来,每天早晚,以及任何想起来的时候,都要对自己重复一遍,特别是在练习完放松身体和驯服思绪以后。它们听起来都挺假的,好在露丝没要我把它们大声点出来。

  接着,她让我向自己、家人、朋友,甚至我不喜欢或者我觉得不配的人说的时候,我一脸疑惑。露丝看着我,带着最深切的善意说:“贝丽,通常会去伤害别人的人,是因为他们内心受了很重的伤。”但还是很难。比如,如果想到那个欺负我的大孩子,我很难觉得无所谓。我还是会憎恶她,憎恶所有那些欺负过我和伤害我的人。但是我仍然尝试去照露丝的话做,一遍又一遍。

  一段时间之后,我发现,当我想到这些人会被伤害、被打、会在痛苦哭泣。然后想想自己也拥有过类似的感受,这个练习就会容易一点。我慢慢意识到,我对别人发火的时候,往往是因为自己在内心深处感到被伤害了。我其实是在生自己的气。以前,我从来没有发现这件事,露丝的话不停在我脑中盘旋:“通常会去伤害别人的人,是因为他们内心受了很重的伤。”她说得很对,这就是她说的重点。当你可以治愈自己的伤口,让自己的伤口不再疼了的时候,你也就不会再去伤害别人。哇!跟露丝学习是不是其实正在治愈我自己。

  一周前,露丝告诉过我,她要教给我的最后一课,将让我拥有实现任何愿望的力量。我已经迫不及待了。我开始厌倦讨论的话题。用这么长时间想看我的心,让我觉得不爽。这唤起了许多痛苦的往事,而这些往事是我在过去花了很多时间才掩埋起来的,好不容易才让它们不再那么痛。不过,老实说,虽然每次再把它们挖出来的时候确实都会很痛,但疼痛的级别确实在一次次降低。到最后,我可以在脑海中重演那些往事,并且做出和之前完全不同的情绪反应。我可以回忆着它,但不在伤痛中迷失自己;我可以让它在头脑中流转,但不再深深自责或担心一切其实归咎于我。我能很平和地与它们共处。我发现脑子里的主持人其实还在那,只不过我关掉了他的声音,或者至少已经把音量调到非常非常小。

  露丝把我的心整个儿据开了,虽然有时还是会疼,但这种感觉非常好。

  所有人都有的一个共同的经历,就是我们听到的第一个声音——我们母亲的心跳。这个沉稳的律动是我们和世界的第一次联系。这样的联系,不是靠意识的,而是靠我们的心来感知。那些最黑暗的时刻里,我们渴望的是心灵的慰藉和安全感。心将我们连结在一起,也会在我们分离的时候破碎。心自有它独特的魔法——爱。

  威斯康辛大学的理查德·戴维森在对慈悲心的研究中,用做过长时间冥想训练的伴侣为研究对象。研究人员向僧侣们解释,他们将戴上嵌入了大量的脑电图(EEG)电极的头罩,以此来测量他们和慈悲相关的脑活动。这些僧侣们听后都笑了。研究人员以为是因为头晕、样子太丑而引起他们发笑,结果研究人员想错了,僧侣们并不是在笑头晕的样子。后来,他们其中的一位解释说:“每一个人都知道,慈悲并非来自大脑,慈悲是心产生的。”

  研究表明,心脏也是一个具有智能的器官。大脑可以影响心脏,但心脏也同样可以影响大脑,甚至影响我们的情绪、推理以及决策。心脏并非坐等着被动接收来自大脑的指令,它其实不仅能替自己思考,还会向身体各部位发送信号。从脑干出发,遍布心脏及其他器官迷走神经,是人体自主神经系统(ANS)的组成部分。

  心脏节律的规律,又称为心率变异性,能反映我们的内在情绪,同样也受自主神经系统的影响。当我们感到紧张或恐惧时,迷走神经的活跃性降低,自主神经系统中的交感神经系统就会占主导地位。

  交感神经统和我们体内非常原始的那部分神经结构密切关联,我们在遇到威胁或感到恐惧时,这些神经系统会让血压升高,心跳加速,心率变异性降低。反之,当我们心境平静,开放而放松的时候,迷走神经活跃性会增高,副交感神经系统就占据了主导地位。

  交感神经系统会激发“战斗——逃跑”反应,而副交感神经系统则会启动“休憩——消化”反应。通过测量心率变异性水平,研究人员可以分析出心脏和神经系统应对压力和情绪的状态。感受到爱和慈悲的时候,心率变异就会上升;缺乏安全感、气愤、沮丧的时候,心率变异性就会下降,变得呆滞而规律。很多人会对此不解,按理说压力升高心跳加快时,心率变异性应该感觉更加混乱,不规则,起伏巨大才合乎逻辑;反之,人们会理所当然地认为当心率变异性平稳规律时,我们应该感觉更放松才对。然而心率变异性的真实反映和我们设想的正好相反。

  有意思的是,心率变异性是引发心脏猝死的最主要原因之一一长期面对威胁,处于应激状态会导致迷走神经活跃性下降。压力、焦虑、延续不断的恐惧及负面情绪,都会导致血液在回流心脏的时候,压力增强。可以把这种身体反应想象成在满座的剧院里高呼“着火啦”,你多干几次的话,总会有人被踩伤,踏伤的。

  露丝帮我在大脑中建立了新的神经连接。那是我第一次体会到神经可塑性,即便当时这个术语还鲜为人知。虽然美国心理学家威康姆·詹姆士在120年就提出了相关设想,但直到20世纪后期,人们才意识到神经可塑性是真实可能的。露丝不仅仅训练我建立新的神经连接来改变大脑,还教会我控制自己迷走神经的活跃性,从而改变了我的情绪状态、心率以及血压。那时,我对让这套技巧生效的生理机能一无所知,但凭直觉就能感受到露丝教我的这些,正逐渐使我变得更加专注、平和。我的免疫力提高了,压力减少了,甚至血压都降低了。露丝改善了我的情绪控制能力,提高了我的同理心、社交能力,让我变得更乐观。她改变了我看待自己和看待世界的态度。

  而这,改变了一切。

  技术高超的魔术大师知道怎样在不知不觉中,控制观众的注意力,操纵他们的记忆,影响他们的抉择。而露丝正是通过教授我放松身体、驯服思绪的技巧,来让我学会掌控我自己的注意力。她教给我的,是全世界最伟大的魔术,比魔术的尼迪能造出的幻境还不可思议。而且是在一群既懂行又吹毛求疵的观众面前——我自己的思绪。

  一旦能察觉到自己的思绪,我就可以把自己和它们隔离开来。至少,露丝是这样告诉我的。

  我追不及待地想开始学露丝要教我的最后一个魔法。她已经教授我五周了,还有一个星期,她就要回老家了。

  “贝丽。”露丝说,“我知道有些我教给你的东西,你觉得毫无用处。我希望你知道,它们都是有用的。即便此刻,你还无法意识到。”

  我点着头,想打断她,告诉她其实我已经感受到了很多变化。但是她却没给我说话的机会。

  “我们剩下的时间不多了,贝丽。在最后的这点时间里,我要教给你我所知道的魔法中,最伟大的一个。但你必须仔细聆听我说的每句话,每一句,这非常重要。和我们之前练习的那些技术不同,我最后要教给你的这个技术,能让你得到你以为自己想要的一切。但正因为它能带给你任何你认为自己想要的东西,所以也非常危险。你必须明白,你认为自己想要的,不见得是对你或其他人最好的。在使用这个终极魔法之前,你需要打开你的心,找到你想要什么。不然,如果你并不清楚自己真正想要什么,而想求那些你以为自己想要的事物。那么到最后,你得到的一定是你不想要的东西。”

  哈?再说一遍?

  当时露丝跟我说的话,我其实一点也没明白。

  唯一进了我耳朵的,就是“它会让你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这个时刻终于来了。我对露丝的承诺深信不疑,坚信这就是将要改变我一生的魔法了。我试图让她早一点儿开始教授我这个终极魔法,不停地告诉她我的心已经打开了,让我们开始下一步的学习吧。但是她总是看着我摇头。

  “贝丽。”她警告我说,“打开你的心这个步骤,我们不可以省略。相信我,这一步是最重要的。答应我,你以后在使用我要教你的魔法之前,必需要先把心打开。我知道你一直觉得我教给你的都是戏法。但是,你要记住,这些‘戏法’具有强大的力量。如果你不认真对待我说的这些,你是要付出巨大的代价的。现在从我这儿就把它学好吧,省得你以后吃了大亏才能学会。”

  “我答应你。”为了学到露丝的终极魔法,我可以做任何保证。要不要打开自己的心,根本不重要。我非常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非常明确。

  我多希望自己当年就用心听了,能把自己的心对其他人的心里世界敞开。我会少吃多少苦头呢?我的生活会不会完全不同呢?有多少最终以失败告终的人际关系本可以挽回呢?我还会用尽自己的前半生不顾一切去追求眼前利益吗?我会做出哪些不同的选择呢?这些都很难讲了。我相信我们每个人都有要上的课,而有些人注定要在磨砺中学习。

  露丝已经尽其所能地帮助了我。她教会我捍卫自己的权利,不让别人来决定我的价值,我存在的意义,或是我的潜力。她努力想让我避免给我自己制造痛苦。但我还太年轻了,而且在野外生活后,非常饥渴。她让我见识到如何训练自己的思维,这于我而言,无异于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而我却像敌人一样向这个世界发起了攻击。

  十二岁的我不可能像今天这样思考问题。要是当时我有现在这些知识,我一定会选择先把自己的心打开,而且是真正打开。头脑确实非常强大,但除非先把心敞开,否则我们是无法得到自己真正想到的东西的。

  只要我们能够从伤痛中有所领悟,那么磨难就能转化为生命的礼物。但要是一个人给自己和他人制造了不必要的伤害和苦难,这时自己以及和自己同行的人来说,既不尊重,也不公平。露丝给教给了我一些非常强大的魔法,若是当初我能好好听进去她那天的话,我本来可以用这样的魔法来减少伤害和苦难,救赎自己和他人。

  可惜,即时我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也只是刚刚开始学习倾听而已。

 

  12、三个愿望

  露丝许诺,会在夏天结束的时候,教给我史上最伟大、最神奇、最有力量而且能改变命运的魔法。也让我还猜不到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魔法,但已经开始畅想自己有一天将成为全世界最伟大的魔术师了。很多魔术师都能从丝巾里变出只鸽子来,要不就是从帽子里掏出一只小兔子,或者空手变出一把纸牌。最厉害的魔术师能把他们自己变出来——他们能神奇地突然出现在舞台中央。夏天到来的时候,我其实完全没什么可期待的,但露丝就像那个从神灯里跳出来,能让你许三个愿望的精灵一样,将要教我变出任何我想要的东西。

  到了露丝在这里停留的最后一周。过去的六周感觉像一辈子那么长,又像是一闪而过的瞬间。花六周时间学四个技巧,看起来技长的,但露丝告诉我要真正学会和掌握这个技术,其实需要很多年。敦促我一定要继续练习,让这些技巧成为我生活中的习惯。每次去魔法店的时候,我都会不断练习学过的那几招。只有我扎实地掌握了它们,露丝才会同意开始教我下一个技巧的练习。

  我试着不去想露丝走了我该怎么办,夏天剩下的日子该怎么过。一想到这些,我就开始焦虑。每次开始担心的时候,我都会练习呼吸,练习放松自己的身体。露丝告诉我,担心焦虑都是在浪费时间,可我依然忍不住要担心。

  一走进魔法店的大门,我内心就会有一种到家的感觉。尼尔站在魔法店的柜台后面朝我挥了挥手。昨天离开的时候,他跟我聊起一个魔术师社团。这个社团必须得有人邀请你才能加入,而且成员必须保证永远不对非魔术师的人泄露任何魔术秘密。

  “但我要告诉你一个最大的秘密。”尼尔说,“你必需要相信你自己的魔法,这才是关键。一位伟大的魔术师必须对他向观众所讲的一切都深信不疑,必须对自己充满信心。幻想、掌声、手法这些都不重要,真正的关键在于魔术师是不是相信自己,是不是能说服观众一起去相信他。魔术从来不是为了要愚弄观众,更不是为了炫耀技巧或是欺骗别人。真正的魔术师可以把他的观众带到一个一切皆有可能的世界里。在那儿,一切都是真实的,所有不可能发生的事都将变成可能。”

  我问尼尔,为什么愿意告诉我这些,毕竟我还不是魔术师社团里的人。现在还不是。

  “你将来会拥有伟大的魔法,贝丽。我知道你一定会,我妈妈也知道。但你自己也必需要知道才行。你必须发自内心地相信这一点,这才是最重要的,这是所有魔术最大的秘密。明天你就要开始学习最后一个魔法了,我希望你从现在起就能记住这一点。即便在我妈妈回去以后,也要一真记住这一点。”

  露丝点燃了办公室中间一张小桌上的蜡烛。那张桌子小得很,更像是一个电视托盘。我从没见过这根蜡烛,那是根白色的蜡烛,被放置在一个高高的红色玻璃杯中,玻璃上装饰着棕色和橘色的漩涡纹路。蜡烛大概瓶有玻璃杯的三分之一高,透过玻璃,火焰仿拂在起舞一般。露丝关了灯,房间暗了下来,比平时神秘很多。

  “这是什么味道!”我问。

  “橙香”露丝说,“能助梦的。”

  我在心里猜测,我们会不会要做一场招灵会。也许露丝会拿出什么占卜板来。我既兴奋又紧张,好像回到了第一天跟露丝开始学习的那一刻。

  “坐下吧。”露丝把手放到我的肩膀上,微笑着。她知道我等待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她坐到了对面,看着我的眼睛,足足有好几分钟:“贝丽,告诉我,你人生中最想要的是什么?”

  我一时语塞,我知道我想要钱,很多很多的钱,多到我永远都不用担惊受怕,多到我想买什么就能买什么,多到让人们都仰慕我的成就,所有人都会认真地对待我。

  “越具体越好。”

  虽然感到有些难为情,我最终还是说口说了出来:“我想要很多钱。”

  露丝微笑着问:“多少钱?具体点。”

  “足够多的钱。”我回答。

  露丝忍不住笑了:“贝丽,我需要你大声地说出来,到底多少钱才算是足够多的钱。”

  我仔细想了想。我经常在学校附近看到一个开保时捷911的男人,他应该就住在附近,要不就是周日上班,反正他看起来挺酷的。我曾经暗自发誓,自己将来也要有一辆那样的车。我记得有一次我去同学家玩,同学的爸爸是一个建筑公司的老板,他家的房子简直像一个庄园一般,有巨大的后院,还带泳池和网球场。我将来也想住他那样的大房子。我记得同学的爸爸躺在游泳池边,从手腕上摘下他那块镶满钻石的劳力士手表,放到一边的桌子上。他发现我盯着那块表,就叫我过去,让我自己拿着看。那块表沉甸甸的。同学的爸爸告诉我,这块表是纯金的。我脱口而出,问他多少钱买的。当时完全不知道那是个非常不礼貌的问题。他眼都没眨地告诉我,6000000元。我实在想不出怎么可能花这么多钱来买一块表。当时我暗下决心,将来我一定也会有块跟他一样的手表。我又想起来,看过《梦幻岛》的电影以后,我还想过将来要有一座属于自己的小岛。我希望这些愿望都能成真。我想像电视里的人物一样,出入高级餐厅,我希望自己特别特别有钱,有用我的名字命名的地标建筑。等这些都实现了以后,一切都真的都会好了。而这才是我最想要的——一切都能好起来。

  “很多。”我说,“多到我想要什么就能买什么。”

  这次,露丝完全没有停顿,继续追问:“到底多么钱才算是很多?”

  我想了想,本来要说二百万人民币,但又怕她觉得我贪心。“一百万人民币。”最后,我终于开了口,“一百万人民币就足够了。”

  露丝让我闭上双眼,放松身体,清空杂念。然后她叫我打开我的心。其实我还是不大明白所谓“打开自己的心”这个意思,不过也就点点头假装做到了。“现在,贝丽。”她说,“我要你看到自己拥有足够的钱,让这些钱呈现在你的脑海里。”起初我想到的是一沓一沓的钞票,从地板一直推到屋顶。露丝问我想到了什么画面,我就直接告诉了她。

  “贝丽,我不想让你看到钞票。我要你想象,当你拥有了这一百万元,你当时的样子。”

  “我不是特别明白。”我回答道。

  “有两种方法来想象你的样子。一种是你正在看着一部关于你自己的电影。另一种的话,可以用百万富翁的目光去看这个世界。”

  我闭上眼睛,努力想象未来的样子。我看到了一辆保时健911,银色的。但是我实在想象不出透过我的眼睛还能看到什么。我看到自己在一家高级餐厅馆吃饭,我看到一座豪宅,像城堡那么长。我尝试按露丝说的去做,但根本想象不出来拥有这些东西的时候,自己会是个什么样子!我感觉更像是在看一部电影,而即便是这样想象,也难维持几秒以上。

  我向露丝描述了自己如何坐在保时捷911里,但感觉只不过是个电视剧。“本以为挺容易的呢,”我跟露丝说,“但其实挺难的。”

  “这要花很多时间,反复练习才行。最终,你一定能够在脑海中看到自己开着那保时捷。你要试着多想,你的手压在皮质的方向盘是什么感觉?车里闻起来是什么味道?发动机的声音是怎样的?低头看看你车上仪表盘上你行驶的速度是多少?窗外的景也怎么样?是黑夜?还是白天?开车的时候,你的整个身体有什么感觉……”

  “我得把所有的这些都想象出来?”

  “现实挺多的,但这正是关键所在。你想要的一切,都可以通过想象自己已经拥有了它来获得,就是这么简单。但同时,也就这么难。”

  “我曾经想象,自己在今年夏天来住,我在脑海里已经看到了我自己和儿子在这个店里。我能看到阳光是如何反射在玻璃上,我看到尼尔握着我的手,我还看到一个男孩在跟我说话。这些都是我自己在脑海中造出来的,远早于我计划来这里之前。而我把这些都变成了现实。我之前其实完全不知道我怎么才能来这,但是我相信,今年夏天我会来这里。在我的头脑中,我早已身在此处了。”

  “你也看到了我?”我问露丝。

  “我看到自己和一个小孩子共同度过了一段时光。那时候,我认为那个孩子是我的孙子。但结果并非如此。原来要和我一起度过这段时光的人是你,贝丽。你看,在我开始只提这趟旅行之前,我先是打开自己的心的。我打开自己的心,想象会到一个需要我的地方,见到一个需要我的人。随后,我毫不质疑这个一定会实现。事情不总向我们计划的方向发展,但我明白,一切终会按它们所注定的方式发生。我不知道这个夏天为什么自己注定是要和你一起度过,但我知道一切有原因。我相信如果我应该是和我孙子一起,那就一定会发生。贝丽,有句老话说,当学生准备好了,老师自然会出现。而你正是那个已经做好准备的人。”

  那天,露丝送我回家,叮嘱我要好好练习她教给我的前三个技巧,尤其是打开自己心的那部分。她让我把一生中想要的事物列下来:“我要你列一个清单,写下几件你想得到的事物,琢磨一下你想要实现什么,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明天回来的时候带给我。”

  “我以为只能许三个愿望,其实可以许好几个,是吗?”

  “贝丽,你可以许像天上星星那么多的愿望。但我们先从你明天带回来那十个开始练吧。”

  露丝之前从没有给我留过书面作业,但我按照她说的完成了。

 

  1、一百万人民币

  2、保时捷

  3、上大学

  4、成为一个医生

  5、豪宅

  6、小岛

  7、成功

 

第二天,我把清单交给露丝。看完以后,她只轻轻地“嗯”了一声。

  “怎么了?”我问她。

  “贝丽,你有没有按我说的,先打开你的心,再列这份清单?”我点头称是。那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对露丝说谎。可我确实不明白该怎么才能打开我的心。露丝教给我的那部分,我点头称是。那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对露丝说谎。可我确实不明白该怎么才能打开我的心。露丝教给我的那部分,我实在没太听懂,我实在太渴望实现我的梦想了,根本不想反回去再去放松身体了。

  这时,我觉得很不舒服,我又开始胡思乱想:

  贝拉去了哪?贝里雅去了哪?那塔克又在哪呢?他们都怎么样了?有没有收获到什么或者失去了什么呢?

  我感觉我现在好想逃离露丝,甚至没见过她,这就是“做贼心虚”吧。

  我感到露丝盯着我的眼睛,感到我们之间的空气凝固了。

  我突然抬起头,对露丝说;“我突然想到今天下午我朋友约我出去玩,所以——我先走了,再见!”我一口气奔出魔法店,脚下像生了风。

  我跑到了一个椅子旁,大口喘着粗气。

  过了一会儿,我就拿出父亲给我的“神奇手表”给她们打了电话。

  “喂?是贝里雅吗?”

  “是!”

  “你在哪啊?”

  “我在你的后面啊!贝拉和塔克也在呢!”

  我赶忙回头一看,吓了个半死,三个绿脸黑发的僵尸站在我身后!我拔腿就跑,三个僵尸紧追不舍。我一边跑,一边回头看。奇怪,三个僵尸怎么会有贝拉、贝里雅和塔克的声音呢?于是,我又低下头给贝里雅打了一次电话,身后的僵尸一点反映没有。于是,我一转头,给最高大的一个僵尸一个右钩拳。僵尸一声惨叫,逃走了,其它僵尸也连连后退。

 

  13、僵尸大作战

  我看了看四周,这才发现,我的周围的老百姓们都变成了僵尸。这时,我突然又想回到魔法店了。于是,我开始往回飞奔。一路上不知道遇到了多少僵尸,我终于一口气跑到了魔法店的门口。一个“飞跃”,跳进了魔法店的大门。从里往外看,那些僵尸都被关在门外,无论怎么推门都进不来。我回头一看,露丝正在微笑着看着我,我突然感觉到了魔法店里是多么的温暖。

  我问露丝:“为什么那些僵尸进不来?”露丝说道:“因为我们是正义的,正义是一种强大的力量,恶人是不能伤害它的。”我理解了这句话,往窗外看去。只要有僵尸一碰到魔法店的墙,就灰飞烟灭了。

  好奇心领着我到了魔法店的大门外,我抬头一看,天上有一个深紫色的大洞正在发着光转着,我一下子就被它给吸了进去。

 

  14、紫洞内部

  我闭了一会儿眼,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已经在一个真空环境下了。我打量着四周,有一个通道,我爬了过去。

  周围有很多沙子堆,但是我很奇怪,为什么它们没有飘起起来。

  我飘到了一个洞穴旁,我的身体好像很喜欢里面一样,止不住地往里飘。我抬头一看,里面是一个星空、可是这个空间是怎么全是垃圾?我一蹬腿,飘了过去。

  我一边飞,一边环顾四周,发现了这些垃圾都是从一颗黑色星球飘向四周的。我抓住了一块巨大的石头,慢慢爬向那颗星球。

  离近了,我才知道,那星球是深蓝色的,表面冒着很多的浓烟,而且每一点浓烟都奇黑无比。

  我又飘近了一点,发现上面有着很多的生物,有兔子、老虎、大象、还有一人类!这个星球上居然还住着人类!看他们那样子,一脸无所谓,一边走着路,一边还住天上抛垃圾!我当时生气了!真的很生气,我恨不得把他们丢的所有垃圾全让他们吃掉。

  我又看向那些动物,它们一脸的不高兴,有的在哭泣,有的在诉说,有的在咆哮,有的已经没了气。

  这时,我感到头很疼,于是离这个星球远了一些,现在我觉得好多了。

  我又看了看四周,发现有很多阴影正在慢慢吞噬掉那颗可怜、弱小、无助的星球,它给予了人类生活的空间,而现在人们正在给它的身上打孔。

  慢慢地,那颗深蓝色星球已经完全变成了黑色,而且正在慢慢地变小。上面的生物也慢慢地变少,到最后全部灭绝。

  我回头一看,发现我进来的那一道门已经消失了。我一脸害怕,心想;“我就这么被抛弃了?我这也太无助了吧!”完全没有了生存的希望,我干脆两眼一闭——睡起觉来了。

  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醒来之后,我的眼睛感到无比的精神。我一下子跳了起来,发现我又回到了那个洞穴的口子旁。我舒了一口气。但是又思考了起来:“我刚刚怎么回来的?以前,我是在找这个洞,怎么找也找不到。可是——眼睛一闭,就找到洞口了,说明我一闭眼就能回到过去!”我当时的心情好像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于是,我又睡了一觉,而且睡得很长……

  再次睁眼时,已经到了魔法店的大门了。外面有着僵尸,个个张牙舞爪,很可怕。我回头一看,露丝还在我身后,微笑着。我又总算松了一口气,这一次我的精神全都清醒了,我想去找贝拉、贝里雅和塔克。于是,我一脚踢开了魔法店的门,冲了出去。门外的僵尸紧追不舍,我正在尽全力地奔跑。可是我的眼睛正在左右张望,想找一个隐蔽的地方再睡上一觉。终于,我找到了一家卖甜品的商店,并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了一个很大的玻璃展柜,躲了进去。

 

  15、野外生存

  这时,外面的僵尸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全部走开了。于是,我也从玻璃展柜里出来。拉开门,走到了外面。

  只见所有的僵尸都困在一个老虎的身旁,大吃特吃呢!可是,这里怎么会有老虎呢?我环顾四周,发现这里是一个大森林,具体我是怎么进来的,我也不知道。

 

  16、雅丽娜

  这时,有一个僵尸发现了我,并向我扑了过来。但有一只手紧紧把我一拉,僵尸扑了一个空。那只手把我拉到了一个空地上,我仔细看了看她。她很像一种少数民族的人。“我叫雅丽娜,你叫什么了?”“我叫贝丽。”“我们去我的部落吧。”“OK!”

  我们一路上你追我赶。突然,雅丽娜停了下来,我跟她来了一个“火箭追尾”。

 

  17、意外的惊喜

  雅丽娜指着一块树皮,上面有一个图案:

  又指向一块树皮,上面又是一个图案:

  “这是一条蛇精,而另一个是一只山魂箭,我们部落是一个发明家,而蛇部落很爱砍树。刚刚你看到的僵尸们是用木头做的,它们有很尖的牙齿,所以很危险。我的部落不收外人,所以你可以先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先进去一下。”

  我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雅丽娜出来。于是,我爬上了一棵苍天大树,从高处往下望。我看见了很多的人们在围着火堆跳舞,在一个小草房里,我看到了她,她正在跟着一个男人说话。那个男人的衣着很像这个部落的酋长,而酋长的身后好像有一些熟悉的身影。

  “酋长,有一个外来的,她叫作贝丽,请求收留,pleas!”是雅丽娜的声音。

  “不,孩子,我们上午刚刚收留了两个孩子一只老虎,已经够多的了,你还……”

  我想的没错,那正是贝拉、贝里雅和塔克。我一下子跳下了树,冲到了小草房中。那一群人明显被吓了一跳,我跟他们解释好了原因之后,酋长非常同意我们走。于是,我们很快就回到了海边,回到了船上。

 完篇(五部小说,共计4.3w字)

4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幻想 最后更新时间: 2022年11月03日14时53分23秒    责任编辑1:吴丽萍1 责任编辑2: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数字王国历险记3 下一篇乒乓球的发展(0.07w)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